林小鱼

【叶凸】轩窗小记04

1个雷文,请 @鼬鼠布偶  @子黄时雨 吃

此文贞德非常雷,后宫,除了叶以外,基本上都性转了(包括老韩(不是我没有其他意思

我看实在不行就别看了,抟土造雷,是我的错!

部分角色的前情提要见→《后妃列传

本章有6号,鱼果不适注意避雷


……不行!文前我还是要借贵宝地说1句,就“贵仪”这个名号,是宋仁宗年间特置来加恩的,属从1品,比9嫔之首的昭仪(正2品)还要高点……我设定乐乐是贵仪,1个是因为文里的现在进行时她资历还不够封妃,但4特置的名号就显得,呃,倍儿有恩宠8……所以她虽然被打发去老王那里上学,并不是因为位份低啊!她不能协理六宫也84因为位份低【可能4因为性格(并没有(参考《宋会要·后妃》4之4


04

 

这么一转眼啊,也是暮春了,空气里都是些湿漉漉的暖意,总教人心里沉沉浮浮地滋长出些什么来。

 

蜜样的夕色透窗而来,陶轩一针一线正绣着什么,厅里下首有几个妃嫔陪着她说话。宫里的消息比柳条长得快,皇后身体好转、帝后关系好转,此二件事之间说来总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一时间往柔嘉殿趋奉的妃嫔也多了。

 

世间好话大抵如三文钱的白糖,一蘸就完,陶轩懒得搭理那些低位嫔妃们的奉承,只由得刘皓一来一回地去打发她们。这会子正奉承到陶轩的绣工,什么活灵活现、巧夺天工、凤凰都要飞起来了,听得陶轩心里暗哂:绣工么,原不是她所擅长,都什么凤凰啊,她不过绣俩拌嘴的黄鹂罢了。

 

门帘一挑,崔立近前福了福身:“娘娘,皇上叫包公公传了话来,说要过来用晚膳。”

 

“是么。”陶轩搁下手绷,略有倦意,握嘴打了个呵欠:“崔立啊,让小厨房晚上换点临安的菜色。”

 

她这意思明白得很,自然是要谢客了。可那些低位妃嫔,一年到头或只有在年节大礼上见到叶修俩回,这会子便有些意意似似,待起不起的,自然是想搭着这陶轩这儿的东风面圣了。

 

刘皓极有眼色,见状连忙起身行礼:“既然皇上要来,那婢妾们便不好在娘娘这边叨扰了。”

 

几个低位妃嫔轻轻“咴”了一声,满是失望之意。她们艳羡这座玉堂金马的宫殿、艳羡其中每个陈设,花红胜火就是宝石、绿草如茵好像翡翠。她们慢慢地退出去,而刘皓缀在她们的最后,也不禁回望一眼柔嘉殿的高高的门额。

 

其实最开始的时候,叶修好像也不是那么厌弃她的。刘皓背着残阳走回去,她想啊想,想从前叶修也教她读过几句诗文、评过她穿天水碧的衣衫最好看。可是渐渐的,就不教了、也不说了。车马辚辚,刘皓放眼看去,不知长街那头要过来的又是哪位妃嫔的采仗。

 

但无论是谁,总归是这些人,这些人连她仅有的一点点爱也要抢走。这些福分这么重,这些人什么时候会被砸死呢?可一定要砸得脑髓横溢、面目全非才好呢。采仗在刘皓面前略略停了一下,受了她一个本分又恭顺的礼。

 

 

叶修到柔嘉殿的时候,早过了饭点,陶轩照旧坐轩窗下做她的女红,听见小黄门唱的喏,也只是抬了抬头。

 

“在勤政楼待久了,就忘了时间。”叶修见陶轩做着绣活儿,随口问道:“我记得你从前不爱做这个的,反而还会写几篇行商求财的策文。”

 

“咔哒”,陶轩剪断线头:“士农工商,商为末,国朝皇后满口的行商聚敛,多给你掉份儿啊。”

 

叶修却不在意这个,崔立让人把晚膳开过来了,叶修大马金刀地就坐下了:“那有什么,国朝不兴讲这个,任何事只端看有没有用罢了。”

 

陶轩也去玉匜里洗了手坐下来,叶修微时曾在临安待过多年,宫里服役的厨子多是北人,叶修反倒有些吃不习惯。他其实很是爱吃陶轩做的汤面,汤头清、面也垒得雅致可喜,只是时日久了,陶轩便做得少了。叶修倒是时常想和陶轩说“皇后给我做个面呗,就从前你在临安给我做的那种”,可是甫对上陶轩的神情,叶修就莫名打消此念头。

 

笋子炖鸡黄鲜鲜、热腾腾的,叶修盯了一会儿没动筷子,心思却转到了别处。崔立还以为这皇上是等着她布菜呢,她这刚要动上手,陶轩却先一步卸了护甲,往叶修碟里挟了片糖藕。

 

“说起来,叶修。”陶轩站起来给叶修布菜,一面道:“后宫事务还有几件要你参详的。”

 

“左不过都是些小事吧。”

 

“这可不是小事儿。”陶轩抿了抿唇,伸筷子去给叶修利落地拆分鸡腿,“喀啦”一声脆响,陶轩笑道:“那可是你这一茬放在心尖尖上的人物。”

 

叶修停了筷子,抬头扫了陶轩一眼。陶轩接着道:“保周美人安胎之人,你心里可有属意的?”

 

“皇后看着办呗,若是没有好的,皇后要自己作保也不是不可。”

 

“我倒是想啊,可我身上这病夏天难免翻覆,若是过给了周美人,反倒不美了。”隔着金炊玉馔,天家夫妻遥遥地对坐着,陶轩动了两下筷子,又放下了。

 

“素来,是请主位去给有孕妃嫔安胎的。我记得嘉世三年,永巷的贱籍宫女里好些染了瘟疫,王昭仪亲入疠坊、躬行诊治,活人无数啊。叶修,这样慈慧的万家生佛,指去给周美人安胎,你岂不是放心多了。”

 

“小王么?我是看她宫里的事情太多了,连乐乐识文断字的事儿,我也全指给她了。”

 

陶轩不理他这满口“小王”、“乐乐”叫得亲亲热热的,肉麻得恶心,想了想又道:“德妃身份贵重自不可劳动,她宫里的张才人是个有主意的,也去帮着王昭仪吧。”

 

叶修“啧”了一声,吃了几口菜,才道:“皇后这不打算得好好的嘛?”

 

“哼。”陶轩笑了笑:“这若是个等闲妃嫔呀,自然不用劳你过问。不过你既然连清秋阁都拨给她住了,我……呕——”陶轩说到此处,突然变了那笑模样,扶着桌角俯下身去,胸口烦闷,要吐不吐的。

 

“这,娘娘!”崔立赶忙拿了帕子蹲身伺候,一面老练地轻拍陶轩的后背。

 

“这是怎么了?”叶修见状站了起来:“崔立,皇后近日身体还不大好吗?”

 

陶轩死死掩着口,面色灰败,深吸几口气才直起身来,颇为厌倦地倚在椅圈上,一时间桌上油的腻的,陶轩连见一眼都恶心。

 

陶轩轻轻摆了摆手,打发叶修道:“我不碍事。”

 

“崔立。”叶修绕到陶轩身后,安抚般摸了几下她的脊柱,又问道:“你来说,皇后到底哪里不好了?”

 

崔立下意识去看陶轩,待她家主子向她点点头,这才回道:“这……回、回皇上,是暮春天气热了起来,娘娘晌午便不爱吃饭,倒是下午连用了两个冰碗,又进了绿茶,想来是伤着胃了。”

 

“皇后,你多大的人了,反倒不知珍重自身了。”叶修的手掌温暖干燥,透过冰凉光滑的丝绸,那点热意熨帖着人身肉体,好容易就教人有片刻沉溺。

 

陶轩虚弱地笑了笑,伸手搭住叶修的手腕,她道:“是,我年纪大了,自不比还在临安的时候。叶修,你去坐下吃饭吧.。”

 

“临安啊……”叶修也出了神:“皇后这是莼鲈之思么?”

 

她想要回去的是临安吗?或许是吧,是年轻时夜夜流光的胜景吧。

 

“三五年内也回不去,现如今回去得是多大的阵仗啊。既是这样,不如不想吧。”

 

“唉。”叶修喟叹一声,坐回去动起了筷子汤匙,却也不知道囫囵吃进去了什么,没滋没味的。南地的厨子到北方久了,渐渐地味道也变了,吃到嘴里也不知道今夕何夕。

 

 

叶修摆驾清秋阁的时候,周美人已经差不多要睡了,听见内谒女官的唱喏才爬起来。她光着脚就跑到门边来了,亵衣小衣白净净的,黑鸦鸦的头发行动之际飘起几缕,又柔柔地垂散下去。

 

周泽楷有些困了,软软地道:“你来啦。”

 

“嗯。”叶修答应一声,给她解释道:“和皇后商量几件事情,这就来晚了。瞧,把咱们小周都等困了。”他嗅见周泽楷头发上有股极好闻的幽香,忍不住就把人圈进怀里疼,温热一吻落入发间,轻柔得就像花枝上的新雪。

 

周泽楷乌溜溜的眼睛瞧着叶修,这想来是在好奇叶修和皇后商量的事儿了。她怀着身孕,从床上起来穿得又单薄,叶修自然担心她受了风寒。叶修手臂一舒,周泽楷就颇为乖巧地蜷进他怀里,迷迷糊糊地任由叶修扯过被子,把她包成个蚕宝宝。

 

叶修狠狠地又亲了她两口,才道:“还不是为着你的事儿。皇后说小周怀了身孕该晋位份,我就向皇后帮你讨了个好封号。”

 

周泽楷眼里还有些濛濛的:“什么封号?”

 

“献。”

 

周泽楷扑扇了一下睫毛,叶修又解释道:“‘聪明叡哲曰献,有通知之聪。’这是夸咱们小周机灵呢。”

 

这倒真是个好封号了,不过周泽楷也不大在乎这些。她身怀有孕精神头不好,这会子困得有点厉害,又舍不得睡,只跟小猫也似,贴到叶修胸膛上摩蹭着。那叶修襟前的锦绣纹样繁复得紧,刮蹭到周美人那张羊奶皮子般的脸上,不免就显得粗糙了。

 

叶修见她蹭了两下,素白脸上便泛出些温热的粉色来,他这是看得连心尖子上像都给雏羽刮得酥酥的,这便不禁伸手去周泽楷脸上摸了摸,一面吓她道:“你道晋封是好事儿?皇后欺负我们小周呢。这晋封前几天啊,尚仪嬷嬷就要过来,非把你晋封礼上的规矩挑不出半点错,才放你吃饭喝水呢。”

 

他这自然是扯犊子了,周泽楷肚子里怀着龙嗣呢,真要这样不吃不喝地学规矩,这孩子掉了得赖谁啊?尚书内省可担不起这种事啊!尚仪给妃嫔分说规矩倒是有的,不过这周美人晋个嫔位,又不是当皇后,哪里就那么许多乌泱乌泱的规矩了!

 

周泽楷倒是极配合,咬着下唇直直盯着叶修,好像真给吓到了。叶修跟她这儿得了逞,自然大乐:“好啦,哪个嬷嬷舍得这么对小周啊?她倒是敢——”叶修颇为威严咳了一声,郑重道:“朕扒了她的皮。”

 

他这样一吓一哄,倒把周泽楷逗得精神灵醒了,难得露了个浅浅的笑模样,叶修看在眼里,耳边都响起解冻春水的声音了,叮叮当当得比什么金敲玉击都来得清脆。

 

叶修见周泽楷的床头放着本《六祖坛经》,还折了几页起来,想是近日看了不少,他奇道:“小周什么时候爱看佛经了?也不像往常那样,会去我的麒麟阁翻兵书看了,我可拣了几本书等着小周去拿呢。”

 

“是……张贵仪娘娘送的。”

 

“她送这个干嘛?她平素也不是个坐得住的啊。”

 

“贵仪说,我怀着孩子,兵书舞刀弄剑的,不好。”

 

“你听乐乐满口胡嚼咀呢。”叶修更是乐得厉害,一面给周泽楷编排张佳乐:“她怀着小远的时候,见天儿要我带她去南苑骑马,还在校场上差点摔断腿。”

 

“唉,一个指头指别人,四个指头指自己,她倒不许你看兵书了。”


tbc


这个宫廷pvp可能要停赛几天,我大宝宝快生日了,我得搞搞生贺

评论(18)

热度(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