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小鱼

【楼平/义斩全员】义斩:我们不1样(全)

这是cp22要发的1个楼平无料,鉴于该cp太冷,我怕当天发不完,所以先把全文放出来了,摊位号乙D14,day1day2都有(发完就没了),感兴趣的旁友直接和坐摊的妹子说就行了


ukw相关产出整理

 @林嗎啡 的1个神经病脑洞


01

 楼冠宁是个古风 Boy。

 

这事从他游戏 ID“斩楼兰”就可窥见一斑,瞧瞧,这取id 的方式,多古风呐?


“愿将腰下剑,直为斩楼兰”。不过鉴于此类画风的 ID,联盟里一板砖落下去能砸死仨,孙哲平一开始也没太在意。——反正都是比他的“再睡一夏”古风多了。

 

直到他加了楼冠宁 QQ,直到钟叶离把他拉进战队的群……孙哲平看着对话框顶上,楼冠宁签名挂着“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”,他在键盘上正哒哒哒敲字的手指顿时一个劈叉,一行“alFHaoyoJAHjg”就这么发出去了。

 

孙哲平颤颤巍巍地把鼠标移到群成员上。

 

钟叶离签名:用我三生烟火,换你一世迷离。邹云海签名:我自是年少,韶华倾负。


顾夕夜签名:风华是一指流砂,苍老是一段年华。

 

……

 

孙哲平突如其来地词穷了。

 

02

 

QQ 群消息刷得飞快,气氛热烈,旨在让孙哲平迅速融入俱乐部的欢声笑语。

 

“平哥来工会 YY 频道 XXXXX 听歌会啊,给你发黄马。”


平哥一脸懵逼,也就这么去了。他搜索频道号码,“叮”一声进入,频道名称“醉笑陪君三万场”,人还乌泱乌泱挺多的,前头一排蓝色小马甲格式统一:【义斩天下】XX,后面绿的一大串不知道,应该是粉丝。橙马钟叶离眼尖,劈手发了孙哲平一个黄马,把他抱上了麦序。


孙哲平洗耳恭听,顺便扫了一圈底下子频道名称:“离殇”、“烟火”、“笙歌”、“红豆”……


钟叶离好像是主持人,说老楼有首歌练了好久啦啥啥。公屏刷得飞快,都刷出重影了。孙哲平一脸懵逼地看着刷过去什么“0.7 公子音”、“眉间一点赤砂痕、自是痴妄”、“楼兰公子:不及错身遇个你,穷尽诗家笔”……

 

楼冠宁调试好了伴奏,钟叶离把其他人麦都禁了。前奏响起来,孙哲平没听过,楼冠宁开嗓了,他看着麦序前列变动的歌词,才听懂楼冠宁唱的一句两句都是啥:

 

“兵临城下六军不发~谁知再见已是~生死无话~当时缠过红线千匝~一念之差作为人嫁”……孙哲平一愣一愣,楼冠宁唱功也就 KTV 水准,倒是公屏以脱肛之势刷什么“好苏 QAQ”、“帝王攻”……

 

孙哲平觉得怪怪的,楼冠宁的歌单怪怪的,工会成员和粉丝画风怪怪的,楼冠宁还一首接一首唱,间或和钟叶离男女对唱,频道里哐哐刷花,歌词里动不动就来个帝王、天下、一身白衣啥的。嘶……怪怪的。

 

孙哲平回忆起以前百花谷的歌会保留曲目:“我最爱喝纯牛奶,我还爱吸大香蕉”,陷入了沉思。

 

03

 

后来孙哲平和张佳乐聊天时提了一嘴巴,说富二代看不懂啊,总是跑 YY 上聚众唱些古风歌曲。对,古风这词,钟叶离亲授,钟叶离耳提面命,还献宝似的给孙哲平发了个歌包。


孙哲平解压了一看:《倾尽天下》、《上邪》、《风起天阑》…… 


张佳乐:???


张佳乐爆笑,笑完了听孙哲平说:这是义斩战队唯一指定歌单。

 

张佳乐笑得层峦叠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孙哲平抽空 PK 了两局邹云海,才听到那头悠悠地、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了一句:“我以为富二代的歌单不是柴可夫斯基起码也是蕾哈娜啊!”

 

片刻后张佳乐又说:“再不济是贾斯汀比巴卜我也不觉得违和!”


“……”孙哲平弯腰吐了口香糖。


楼冠宁更新签名: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。 


孙哲平眉头一跳,富二代的喜好,太难懂了。


04


义斩战队聚会主要流程之一:KTV 唱歌。

 

主要内容:钟叶离拿着手机,对照歌单搜索,时不时一拍大腿:“这 KTV 可以啊!我要唱《华胥引》!”“老楼我们可以用《爱情买卖》的伴奏唱《昂首西北望》啊!你记得歌词吧!”

 

孙哲平面无表情地吃果盘里的草莓。


“昂首西北望~晚风吹夜凉~江山多娇~英雄儿郎~挥戈出武帐……”

 

孙哲平掏了掏耳朵,早已练就在这种场合下,宠辱不惊吃爆米花的本事了。


虽然钟叶离一再解释:“我们没有唱爱情买卖!我们审美情趣哪有这么低?平哥你听这个歌词啊!多大气!纵横捭阖!”


安静听完全程的孙哲平点评:《爱情买卖》不错。


钟叶离的 E 奶都气成了 B,傻逼的 B。


05


荣耀以出栏的猪的姿态横向发展,越发展越壮,谁都想来吃点肉。


全明星里但凡平头整脸的,都被拉去拍过广告,比如韩文清“好男人就要下厨房” 的菜刀广告,张佳乐“每天都有亮粉色”的洗衣粉广告。

 

不久,各大战队研究出了最省钱的宣传方式。各站队经理坐上战队会议桌,寻思着怎么措辞:“这个,……嘶,我们要选出两个关系好的选手,这个这个,营业一下嘛,大家理解理解。”


对,营业一下,麦麸一下。


比如霸图的官方微博,上回就发了一张照片,在战术会议桌上,韩文清专注地听张新杰讲话,图片上其他队员全都远景虚化了,末了还加了个阿宝色滤镜。


张佳乐一脸不忍直视。


蓝雨也不甘示弱,派出喻文州和黄少天营业,张佳乐看了直咂舌:“蓝雨派俩 0出来营业?荣耀 Twins?”

 

直到钟叶离也不甘示弱,表示我们不能输,我们也要投入这种营业麦麸的洪流,就派出老楼和平哥吧,佳偶天成,毫无营业感。

 

对于这个毫无营业感的营业,楼冠宁站起来发言表态,双手按心:“谢谢战队对我的信任,我一定会尽我一切所能,配合战队安排。”

 

在一群人灼灼的目光底下,孙哲平虽然心有不祥预感,只好耸耸肩表示:“行吧。”楼冠宁和钟叶离迅速 Give me five 了一下,巴掌声如过年鞭炮。


拍完了掌,钟叶离一拍 E 奶:“咱们拍个 MV 吧,我回去写个剧本。”


 孙哲平眼前一黑,顺便看了看跑路回 K 市的航班。


06


钟叶离的文艺创作热情非常高昂,星夜兼程马不停蹄就把剧本弄出来了。


主要剧情是教科书级别的狗血:楼冠宁和孙哲平前世是俩牛逼哄哄罕逢敌手的狂剑士,洛阳一晤看对眼了,于是开始没日没夜 PK,从房子上打到房子下,从太阳底下打到月亮底下,废寝忘食不吃不喝 PK,一起喝最烈的酒,操……操着巨剑打得酣畅淋漓。

 

下个场景是楼冠宁孙哲平在洛阳城门底下分别,各自跨上马背上巨剑拯救天下苍生去了,分别之后经常回忆起洛阳城里的酒壶,剑气撞到一起的哐哐声……

 

最后孙哲平拯救着拯救着,被Boss 劈去了一边手臂,楼冠宁终于赶到的时候,抱着满身是血断了一边手同时也快断气的孙哲平嗷嗷哭。


孙哲平心情复杂地合上剧本,钟叶离赶忙按他的手:“平哥!还没完啊!这是HE!你看下一页,你们这一世重新相遇了!在人群里,你们对视的瞬间,迅速回忆起前世种种!”

 

孙哲平心想:这是什么狗屁宣传方式。


钟叶离浸淫古风多年,剧本用词古雅唯美,作为主角之一的楼冠宁抢先一步入戏了,满脸忧桑地看着孙哲平,目光如穿过千年月光:“平哥。”

 

平哥微不可见地抖了抖。


孙哲平只好转移话题:“咱们要去哪拍?横店影视城?”


钟叶离冷笑一声:“影视城?呵,那是贫困山区战队的标配吗?平哥你且就看好了吧,他们是小米加步枪,我们是高达加飞机。”


……飞机还真开来了,楼冠宁的私人飞机端端正正地停在战队草坪上,装上整个战队和钟叶离签下的剧组去取景了。


07


楼冠宁直言表示:平哥你只要出张脸就行了!孙哲平看着后排的一溜武替,行吧。


义斩是真的不差钱啊!打戏全上替身,非近景特写的画面全上替身,演技不够还有特效凑呢。楼冠宁抱孙哲平嗷嗷哭的场景则要去沙漠里拍,因为这一幕是钟叶离得意之笔,她突发性地开始吹毛求疵。


这一幕 NG 了几十次,孙哲平被大漠风沙噎了嗓子,靠在楼冠宁肩上,表情十分心累。


钟叶离 E 奶一晃挤开导演趴在监视器前击节而叹:“对!就是这种表情,眼中光亮要渐渐熄灭,平哥保持你现在这种表情,咱们一遍过!”

 

孙哲平一脸绝望。


楼冠宁也一脸绝望。但这是入戏了,死了相好的绝望。


08


MV 拍完了,配乐版权买的是林俊杰的《醉赤壁》,由队长楼冠宁倾情翻唱。


楼冠宁和孙哲平这辈子重遇的剧情,就他俩隔着一堆人深情对视的那幕,底下歌词:“确认过眼神,我遇上对的人”。然后孙哲平头一歪断气了,歌曲正唱到“我对你用情极深”……


MV 播完了,训练室里一片灵堂般的死寂,邹云海和顾夕夜吸鼻子,钟叶离和楼冠宁久久无言,估计感动之余又入戏了。


孙哲平:“……我还是出去抽根烟吧。”


 不得不说,这个 MV 宣发效果是显著的。


首先,义斩官博粉丝翻了十番,基本实现了超庙赶药直逼娱乐圈。其次就是:


从此以后,张佳乐一见到孙哲平,就开始眉飞色舞地:“确认过眼神~我遇上对的人~”


“Oh~我对你用情极深~”


09


孙哲平盘踞在训练室里 PK,不动如乐山大佛。

 

但是他的队友都好忙啊,表情认真地像在谈分分钟上千万的生意,争分夺秒聚精会神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,孙哲平自觉不好造次。

 

孙哲平只好去弹一场比赛也只有区区几十万上下的张佳乐的邀请。孙哲平拳打 Q市张佳乐,脚踢 Q 市张佳乐,剑砍 Q 市张佳乐。张佳乐:“大孙你搞什么啊?”


孙哲平:“吃饱饭无聊,随便过过招。”


这句话无比顺口,滋溜一声就到了嘴边,张佳乐闻言笑得像个跳蛋:“哈哈哈哈哈啥哈哈哈,失敬了失敬了,来来来,我陪孙大侠过过招!”

 

孙哲平:???


孙哲平意识漂浮,他就这么无缝对接、浑然天成地将那个傻逼MV 台词说出来了?

 

孙哲平寻思了一下,那还是得怪战队里一个两个,P 起 K 来都这种傻逼画风:


“我持崩山摧枯之力,履北海云谲波诡而来,但求君赐一败!”


“小子敢尔!放马过来!”


然后 PK 双方各自进入竞技房间,输入密码 QQLOVE,进行野鸡战队不值一提的菜鸡互啄。其激动人心程度,让孙哲平都为之不慌不忙地削了个芒果吃。海南金煌芒一个就有半拉屁股大,孙哲平吃完了屁股,抽张纸抹嘴抹手,那头可算是啄完了。


“承让了!”


“是我……是我输了!十年之后!某再来拜会!”


那义斩战队就是个大染缸啊!钟叶离楼冠宁言传身教,孙哲平耳濡目染潜移默化, 逐渐学会了:乐乐,陪我喂喂招。/良辰美景,何不一战!


忝为联盟第一弹药的张佳乐笑得手足发软,只好不断在欢声笑语里打出 GG,完了怒斥孙哲平好久不见,居然日新月异地心脏起来了!什么套路?PK 前通过说沙雕话,触发敌方一点就炸的笑点,以达到曲线救国的胜利?

 

张佳乐震惊了:“这就是你们的战队文化?”


10


孙哲平以叶修的姿势、韩文清的眼神环顾了一圈训练室。


一堆弱智儿童感知到他的目光,茫然地抬起头。如果他们的嘴角没有咧到耳朵后面,一定更有认真训练的假象呢!

 

就这还战队呢?还文化?儿童游乐场的海洋球池的文化吧。


钟叶离那里适时传来“咔咔咔”狂按鼠标的声音,又急又响就像《野蜂飞舞》, 张佳乐隔着耳机都能听见:“谁啊这是?你们战队还有鼠标流的?”


孙哲平见怪不怪:“我们奶妈。”


张佳乐:“鼠标流的奶妈?这么用鼠标点来得及救人吗?这是中医针灸术啊?” 


孙哲平也觉得有点奇怪呢,就站起来溜达了一圈。见钟叶离大马金刀地坐在电脑前,奶子和鼠标齐飞,边飞还边抓狂:“啊啊啊啊我刚才又没有存档这鸡掰游戏又要重头来过了。”


钟叶离一回头,和孙哲平撞了个对眼,屏幕画面定格,俩穿宫装的女的底下是个大对话框。

 

孙哲平定睛一看:“文妃在你前方一百米的千鲤池落水,当时侍卫换班,附近只有你和你的贴身侍女,请问你?”


“当成没看见走掉。”/“跳进去救她。”/“喊人来救她。”


 孙哲平十分敏而好学:“阿离,你这是?”


钟叶离满脸安利:“橙光游戏啊!《大梁奇缘》!我给你说平哥,你必须得玩一下,太好玩了!就是太考验智商了……我这来来回回死了几百次了,刚才又忘记存档了!二十关啊!我又得重头开始了!剧情我都会背了!”


……孙哲平并不是很想被这种游戏考验,智商。 甚至很想问钟叶离:你知道治愈术有几种效果吗?


孙哲平,前第一狂剑,人生里第一次感受到了奶孩子的心情。


11


孙哲平最近好像穿越进了《猫的报恩》里,推开门总是收到奇怪的东西。


太奇怪了!


联盟里头主要有两种极端的作息时间:1 叶修流,2 张新杰流。孙哲平取其加权平均值,十点起床的时候脑子还是刚开机状态,一推门“喀啦”一声就踩了不知道啥玩意儿,跟楼冠宁碎了的小心心似的。

 

孙哲平端详了一番,这啥,一束桃花,还带着水呐?就是绑着丝带的枝干部分被他残忍地踩折了。

 

他再端详了两番,枝干上还附了张画了花瓣的小纸片,不过印了孙哲平的人字拖鞋印,字句有点模糊难辨:


“□□无□□,□赠一枝春”。


哦,赠一枝春,谁啊这是,他们战队没人叫这个啊?得是谁的小号吧,孙哲平寻思着。那可太不好意思了,这花枝都给孙哲平踩折了。


“一枝春!谁是一枝春啊!你的东西送错到我房门口来了!” 


“……”


“哐”、“哐”、“哐”,邻近几个宿舍的门全开了。


文客北钟叶离邹云海顾夕夜满脸欲言又止欲诉还休,楼冠宁脸上则泛着一抹可疑的红。等他目光下滑,滑到踩折的花枝后,瞬间切换为一种,孙哲平似曾相识的表情。


啥表情呢?MV 里相好死了的表情!


孙哲平立马关上了门,并把当天起床时间改成了叶修流。


12


义斩次日开了个战队会议,该次会议的主要内容,是传达总局最新文件的精神,根据冯主席的指示,提高荣耀联盟选手的文化水平,是各站队需要提上日程的大事。各战队应该因地制宜,根据战队风格、定位等具体因素,自主选择文化学习课程内容, 为国家培养有教养有素质的公民,有学问有道德的运动员。


冯主席他老人家的意思就是,你们这群高中就辍学的文盲,给老子好好读点书去, 免得下回再去国外丢人!


孙哲平本以为,义斩一群二世祖,应该对这种什么,整齐划一、砥砺奋进、栉风沐雨、荣耀精神,报以嗤之以鼻的嘲笑态度。


岂料战队里除他外所有队员,都对此文件给予了非常热烈、积极的响应:是啊!冯主席说得对!


别的不说,就说个别队员的古诗词鉴赏水平!实在太低下了!


作报告者钟叶离字句铿锵,双手像李阳疯狂英语那样狂甩狂比划,肢体语言充分表现了她此刻痛心疾首的心情。

 

孙哲平摸不着头脑,可乐都喝得不踏实了。啥啊这是,咋就这么紧急了?哪位队员鉴赏水平这么低了?


最后会议达成了共识:为了积极贯彻总局的文件精神,要在战队内部推进“读好古诗文,娶到心上人”的活动。自今日起每晚训练后,战队全员必须参加为时 1H 的诗词格律课堂。


钟叶离看着孙哲平:“全体成员一律不许缺席!” 


孙哲平两眼一抹黑。


他目前加入的,不是搞电子竞技的组织吗?怎么突然就成了央视诗词大会的青训营了?


风水流转,日月变幻,孙哲平一把老骨头,实在跟不上这个时代了。


13


当晚钟叶离给他送了一大包衣服来。


孙哲平抖开一看,全是他拍 MV 时穿的那种古装戏服。哦,也不对,根据钟叶离耳提面命,这么说不讲究,这衣服应该要叫:汉服。

 

钟叶离跟红头文件成精似的,说话一套一套:为了营造学习氛围,所有战队成员在参与课堂期间,必须换上符合规制的汉服,以便更好熏陶古诗文素养。

 

孙哲平往床上一摔,只有出气没有进气:“好好好,你让我先,做个心理建设。” 这咋建设啊?太雷了啊这个!


孙哲平看着桌上堆着的那摞汉服,突然福至心灵恶向胆边生。他迅速去戳了张佳乐:“乐乐,你们霸图选的文化课程内容是什么?”

 

张佳乐很快就回复了,语音中夹带哭腔:“是高数啊!张新杰说,学习数学能培养我们,缜密的对战逻辑!还他妈挺一举两得的!数学!我今年就退役!”

 

……孙哲平迅速打消了卷铺盖投奔张佳乐的想头。


14


孙哲平当年从高中辍学,一看古诗文鉴赏教辅书还挺新,顺手就送同桌了。


当年要有人和他说:“嘿,哥们,你也会有这一天的。”


那孙哲平肯定会劝他休息休息,别学傻了,哥哥远走高飞去荣耀里浪了。


谁曾想!二十五六岁了!打个荣耀,还要学习古诗文啊?


他勉强披着钟叶离下发的那个什么汉服,招手唤来楼冠宁帮忙结腰带。


楼冠宁埋他胸口,绑个腰带绑得脸颊发红,鼻尖挂着亮晶晶的汗珠,跟下地干了三小时农活似的。


孙哲平姑且解释为,帮别人绑比较难吧……


孙哲平百思不得其解,他还被钟叶离安排了 C 位听课,学海无涯,生无可恋。


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那老师,拿着卷线装竖排书,穿着古诗文课堂经办人钟叶离唯一指定汉服,在孙哲平座位附近精准走位,绕背输出,技能瞬发,无需吟唱。


孙哲平困得要命,一闭眼就被敲头,一闭一敲,一闭一敲,正好踩上教室里放的音乐的节拍,把楼冠宁他们的朗诵声,都敲出了节奏来。


但是今天的歌单有点不对,一溜古风歌伴奏里莫名其妙夹了首《小叮当》,战队全员学得认真,早已进入忘我境界。于是大家把所有七言诗,都用“如果我有仙女棒, 变大变小变漂亮”的调子唱了一遍……


当天夜里孙哲平和张佳乐激情视频,莫名其妙地对着镜头用《小叮当》的调子唱了一句:金陵子弟来相送~欲行不行各尽觞~


张佳乐本来奋笔疾书,埋头抄宋奇英高数答案,“滋啦”一声笔在纸上劈了个叉,抬起头来满脸不可置信:“不不不,别送了,回去吧。”


15


孙哲平反射弧其实很长,长得几乎都不能叫弧了,更该叫蚊香。


一连三四天,他都没见到早上搁门口的礼物了,三天后吃饭他突然来了一句:“咱们战队那个,一枝春终于找到了啊,可算送对门东西没搁我这儿了。”

 

“啪”,钟叶离忍耐般地掰了掰指甲,夹在筷间的蟹丸重重摔回碗里,又高高弹起,把坐对面楼冠宁的下巴打了一下。

 

餐桌氛围古怪,钟叶离和楼冠宁胸前各沾着两片油渍,表情复杂:“平哥你…… 觉得这个古诗文课堂,效果怎样啊?”

 

孙哲平实事求是:“效果很好啊。”


“上课酝酿一会儿,回宿舍就能直接睡了。”


孙哲平神完气足地吃什锦丸子,一看就是睡得早睡得好,古诗文课堂解锁了隐藏属性:助眠。

 

反射弧又绕了几天,孙哲平又有了新发现,奇怪的礼物是没有了,可是每晚睡前, 都能从外头传来阵阵古朴沉静的音乐,间或还有几声低沉的狗叫*。


双管齐下,孙哲平睡眠质量更好了,某天误戳开手机健康 APP 一看,嗬,光深睡眠时间都有 5 小时。孙哲平心想,选手群那些修仙睡不着的,都他妈该来上 1H 古诗文课,再听点助眠音乐,冯主席也不用担心大批选手熬夜早夭了。


本着分享的原则,孙哲平又想把这种好事告诉张佳乐了。


他就去问楼冠宁:“小楼啊,你晚上睡觉前,听没听见门外的音乐啊?”


楼冠宁脸上一红,扑闪扑闪瞟着孙哲平,也不讲话。孙哲平莫名其妙。


过了一会儿,楼冠宁期期艾艾:“平哥,那是我弹的《凤求凰》。”


 楼冠宁眼神闪烁:“古琴曲……好听吗?”


在楼冠宁期待的眼神下,孙哲平仔细回忆了一下。一般听到声的时候,他都困得只剩血皮了。但是……应该不难听吧,不然他孙哲平怎么也能回光返照惊坐起。


孙哲平十分勤学好问:“好听是好听,但是为啥音乐里,总有几声狗叫声?”


 楼冠宁:?还能这样?没有吧?


钟叶离“喀啦”咬断鸡翅,语调苍凉,一息之间老了几百岁:“平哥,那个是, 老楼猱弦的声音。”


“哦。”孙哲平点点头:“可是猱弦为什么要发出狗叫啊?”


楼冠宁的笑有点摇摇欲坠,好大个丸子骨碌碌就滑进喉咙了,噎得他无风自流泪。


孙哲平:“哎,小楼,你怎么哭了?”


钟叶离用力吸了口气,胸前 E 奶剧烈弹跳几下,千言万语化作一句:“唉,平哥,吃饭吧。”


“不是,道理我都懂。”孙哲平难得轴了轴。


“弹琴为什么要发出狗叫声?”


16

 

楼冠宁狂追孙哲平。


这件事吧,楼冠宁知道,钟叶离知道,文客北邹云海顾夕夜知道。义斩上下基本全知道,也就个别队员不知道。


众人磨刀霍霍……摩拳擦掌地为队长献计献策。


“孙哲平喜欢什么?”


“张佳乐。”


“……这个不算,换一个。”


“荣耀。”


楼冠宁如看弱智:“老顾啊,你是要我给女神情敌让路?”


“那……”文客北回忆了一下:“我看平哥偶尔会网购他们K 市的鲜花饼,一次一箱,一箱一月,比姨妈还准。”


楼冠宁就去搜了搜姨妈,不是,鲜花饼。网路上的评价普遍说,某宝包装封口的比起当地市售现烤的,差别还是蛮大的。就光说起酥方式、花瓣湿度韧劲啥的……就很有区别。

 

有差别好啊!就怕没有差别!


平哥!如果!我给的!和旗舰店!卖的!一样!那我!和!其他人!又有!什么! 不同!

 

楼冠宁决定把他积灰的私人飞机派上用场。


他站在天台远眺,七点钟方向,K 市,那就是他的天下、千军万马、梦开始的地方。


次日孙哲平吃上了 K 市现烤鲜花饼,高高兴兴,酥皮掉满大短裤,还要开视频给张佳乐展示。孙哲平对着镜头,摇晃他咬了个月牙的饼:“羡慕吧,现烤的。”


“羡慕羡慕。”张佳乐撕塑料纸,味同嚼蜡:“哪来的?”


孙哲平这才想起来,问旁边死命眨巴眼睛,想说话很久了的楼冠宁:“哪来的?”


“咳。”楼冠宁清清嗓子:“平哥,这不算什么的,不过就是,我让人开私人飞机买回来的。如果你喜欢……”


孙哲平眉开眼笑,毫不客气:“我喜欢!”


“啪”,张佳乐恶狠狠地关上了镜头,片刻后字体调成血红色的初号:“这他妈是什么智障画风啊?!”

 

17


楼冠宁最近被鲜花饼搞得有点崩溃。


倒不是说孙哲平怎么了,也不是私人飞机怎么了,也不是饼怎么了。都不是。


那天,孙哲平叼着个饼 PK,单手教文客北做人。


楼冠宁坐在一旁看,夕阳刚好从窗子斜照进来,金光闪闪地镀了孙哲平一层,再加上楼冠宁本身就有八百米滤镜,就算孙哲平没骨头似瘫椅子上,楼冠宁都能吹爆一万句“平哥好看”。

 

楼冠宁看着他打荣耀的平哥,意气激昂,情不自禁来了一句:“愿我如星君如月。”


孙哲平咬了口饼,顺便回头对了一句广告词:“三朵玫瑰一个饼。”


???


然后楼冠宁就被洗脑了啊!


所有,他想说给孙哲平听的,情意绵绵的诗词,都莫名其妙在脑中变成了:


只愿君心似我心,三朵玫瑰一个饼?


衣带渐宽终不悔,三朵玫瑰一个饼?? 


取次花丛懒回顾,三朵玫瑰一个饼???


 楼冠宁疯特了。


18


张佳乐和孙哲平激情视频。


张佳乐突然来了一句:“哎,大孙,你觉得楼冠宁有没有问题?”


 孙哲平很严肃:“能出什么问题,就是有点傻吧?”


张佳乐忍无可忍:“傻的是你吧?”


孙哲平盯着对话框里的“你他妈不觉得楼冠宁在追你吗”陷入了沉思。 晚上想多了难免影响睡眠,孙哲平翻了翻身,有点怀念前段日子的狗叫。


他在黑夜里,发出一声天问:“可是弹琴为什么要发出狗叫声啊!”


19


楼冠宁痛定思痛。


楼冠宁猛拍大腿,在除个别成员不出席的战队会议上突如其来地大吼:“我决定直球。”


钟叶离:“我的老天鹅,你这还不够直吗?” 


邹云海:“……这老楼确实不直啊。”


文客北:“说出你的计划。”


直球能有什么计划?不就是冲孙哲平大声说出那句“平哥,我……你”吗?楼冠宁其实并不是很紧张。


看不出来,楼冠宁这人还挺缜密的。比如打电话确认了六次餐厅清场没有,微信问了三次鲜花到位没有,除此以外就是在屋子里匀速绕圈。


顾夕夜烦得橙光游戏都玩不下去了:“不是老楼,你把过的妹都能编本彤史了, 不至于吧。”


过去的楼冠宁已经死了!


楼冠宁赶紧双手合十:“求别说。”


顾夕夜冷酷一笑:“那就快发消息约人家啊。”


到底消息是发出去了,片刻后孙哲平回过来一句:“吃饭好啊,正好我也有事要和你说。”


楼冠宁不虞有他,只当是孙哲平是要在席间发表《义斩战队发展之我见》/《关于战队配置的一些看法》/《双狂剑士战队的出路在何方》。


……如果孙哲平真的能在烛光与玫瑰的簇拥下,和他正经谈论和战队相关事宜的话。

 

孙哲平那是一以贯之的胃口好,从幼儿园开始,就是最能带动餐桌氛围的小朋友。


但楼冠宁哪有心思吃饭啊?他时而在想什么,“平哥,能否作在下的心上人”, 一会儿又在心里朗诵什么“纵被无情弃,不能羞”……


孙哲平都开始吃甜品了,楼冠宁还在支支吾吾,而且还没支吾出来,那简直是丢了一彤史的脸。


结果孙哲平先说了:“对了小楼,我问你个事。”


古风男孩心里都进行到请期亲迎那一步了,面上却还在懵逼点头:“好……好啊。”


“乐乐说,你在追我,有这回事吗?”


楼冠宁继续神游,骑着高头大马找孙哲平迎亲去了。“对啊对啊……哈?” 


结果他被他的平哥先直球了?这球也太直了吧,谁守门都守不住啊?


蜡烛有点热,楼冠宁脸有点红,就是不敢看孙哲平:“平哥……”


“哎,你就说有没有吧。”


???


告白还有这样的?这是拦路抢劫吧:你就说带了多少钱吧。


楼冠宁十分绝望,片刻后自暴自弃地点头:“对,我在追你。”


20


“小楼,最后一个问题。”孙哲平的表情十分认真。楼冠宁有点迟疑:“呃……爱过?”


“不是。”


孙哲平深吸一口气,说出他埋在心底很久的那句话:


“咱们能,不上那个课了吗?”


fin.


*关于文里说的狗叫↓


建议大噶戳进去感受评论2333


因为cp太冷惹,所以只印了1点,有兴趣就早点来8!

祝大噶在cp上玩得开心!

评论(19)

热度(2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