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小鱼

【陶叶】旧爱新生(七~八)

ukw相关产出整理

@林嗎啡 要看的老陶单刷叶家副本(挑战模式)

*《好梦如旧》的后续,可以配合观看

*写作用bgm:《苦瓜


嘛,本子好像都收到惹,我把正文放完8【。

 

 

陶轩转行卖奶茶,一卖就卖了小半个春季。春天本就是个难以捉摸的短暂季节,回过神来杏花都开了。他对北京风物的变迁并不敏感,倒是小林一天天地往外头跑,大白天奶茶店里通常只有陶轩一个人。

 

十二点多光顾奶茶店的人少,外卖的饭盒搁在柜台上,饭粒沤了水汽很难吃,陶轩抬眼看看对面大厦,就着手机吃了几口。

 

穿着职业正装的女孩子站在柜台前,仰着头看上面的菜单选项,纤细颀长的天鹅颈很瞩目。

 

“您要喝点什么?”陶轩在抹布上擦了擦手。

 

女孩子开着微信界面念:“一个大杯奶绿,一个大杯波霸奶茶去冰,一个——”,她转头大声招呼了一句:“叶神,你要喝什么?”

 

陶轩浑身一震,顺着女孩子的视线看过去,叶修背过身在树底下抽烟,一转身正正对上陶轩的眼睛。隔着柜台与几块地砖的距离,陶轩的目光甚至能凿进叶修的皮肉,而对方也明显愣了愣。毫无联系近整个月,他们突兀地重逢。

 

“还要一个……诶?”女孩子莫名地看看陶轩,又看看叶修,念长串菜单的声音低下去,话尾吞在迟疑里。

 

四周安静下来,陶轩系着橙色显目的工作围裙,上班的叶修倒穿得人模狗样的,和叶秋看起来就很像兄弟了。叶修慢慢走过来,而陶轩只有壅塞满嘴却吐不出的问题。一无所知的女孩子横杠在他们中间,人来人往的街市边他要上前拦着叶修,问 “我们的事”吗?简直不合时宜极了。

 

叶修没有多余的表示,看了看陶轩胸口搞笑的logo,叼着的烟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,这好像是个笑的征兆,但叶修转了眼神去看菜单。“港式奶茶吧。”

 

女孩子回神笑了笑:“叶神,我还当你不喝奶茶呢。”

 

陶轩在心里飞快地反驳,不,叶修只是懒癌晚期,有人端他面前他肯定就喝了。叶修属于那种“吃水果吗?”“不吃。”“我来削?”“哦那我吃。”……的那种人。陶轩在收银机上麻利地操作,反驳完又一秒颓丧下去。

 

叶修对女孩子疏离地笑了笑,指关随便扣着柜台:“加一份珍珠一份布丁一份仙草。”

 

看看,人叶神不仅喝奶茶,还要了仨浇头呢。陶轩慢吞吞地说:“……那可能会有点难吸。”

 

陶轩的头发长了些,他这个月吃得糟心睡得糟心,现下状态看起来真有点像小林脑补的那种教科书级别的凄惨人设。在叶修的同事面前,陶轩刻意避开二人视线相接。外卖配菜齁咸,他嗓子有些发干:“就要这些吗?”

 

女孩子看了看微信:“嗯,没了吧……”

 

陶轩埋头就要开单,他感觉到叶修的目光,正在他面上轻飘飘地打转。“哦,给隔壁办公室的也带几杯吧。”叶修插了一句。

 

女孩子笑嘻嘻:“叶神准备去发福利呀。”

 

陶轩心想,叶修和新同事相处得真挺不错,好像人人都喜欢叶修,兴欣的人、总局的人,还有与荣耀相关的数不清的人。叶修随意看了看菜单,又要了五个大杯奶茶,这才拿出钱包结账:“就这些。”

 

陶轩盯了一秒递钱过来的手,指骨明晰,皮肉匀停,叶修最近还打荣耀吗,或许是打哪个他不知道的小号吧。叶修嘛,总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事。他低声说:“那请稍等。”

 

陶轩背过身去,机械而熟练地操作,期间从未回头看过,仿佛心思全扑在那些绿茶红茶新西兰牛奶上,清洗容器时水声哗哗作响,女孩子礼节性地试图交谈几句,叶修只报以几声不上心的“嗯”。

 

如果这种情形下的重遇,没有其他人在场,他会问叶修什么?咱们……就算了吗?仅此而已吧,都这岁数了其他话也有口难言。陶轩用力摇匀那些甜蜜的液体,冰凉顺滑,滚落喉关的瞬间,让享用者为细小的快乐所包裹,茶歇的女孩子叽叽喳喳,一旁的叶修则挂着淡淡的笑。他已经习惯这种生活了吗?陶轩为这种无聊又无穷尽的问题困扰,封口机没有情绪地“咔咔”作响。

 

再也没有人出声了,女孩子得了叶修敷衍的回应,终于悻悻地刷手机去了,小小的铺面处于奇异的安静之中,只有隔一条街不时传来的车行声。逼仄的氛围令陶轩有点难受,他时不时有种错觉,叶修正在盯着他看,视线盘亘在他脊背上、忙碌的动作上,但是余光扫回去,叶修又好像只是闲着没事,看他背后放大的菜单。

 

其他九杯做好了搁袋子里,陶轩开始做叶修那杯添了三种加料的奶茶,黑的仙草和淡黄布丁挤在杯中。晚春的暖风,早已经稀释最后一分不肯罢休的冬天,但陶轩还是忍不住问:“你要喝冰的吗?”

 

叶修眯了眯眼睛,轻声道:“你做吧。”

 

陶轩喘了口气,迅速装杯封口,把硕大的袋子递出去:“做好了。”

 

他看着叶修,挤了个笑:“欢迎……下次再来。”

 

女孩子将头埋进手机里,却竖起耳朵捕捉八卦的气息,敏感的女孩子感知到这种让人难受的沉默与掉头不看。叶修则扬扬下巴,姑且算作回答,拎上袋子拍拍女孩子:“走吧。”

 

叶修转身走向总局大厦,几步路的光景而已,西装革履的背影,门口一晃就晃出了陶轩的目之所及。陶轩昏头昏脑地站在店里,跟下个客人、下下个客人、今天所有的客人说:

 

“欢迎下次再来。”

 

 

小林跟店里吃早午饭,女孩子就小小屏幕里的国产电视剧下饭,开的公放,吵吵闹闹。陶轩也吃饭,举着手机不知道在刷什么,老板店员仿佛赤道划出的南北半球,夏天冬天界限分明。陶轩有一搭没一搭地听国产电视剧里的尬演:

 

“其实我是爱她的、我是,爱她的……”老男人比石像还冷漠,哦,爱不爱这种事情还要其实吗?有什么苦衷非得藏着掖着啊,说一句喜欢表一句衷肠,是会褫夺仙籍打落凡尘还是怎么?

 

陶轩近来吐槽欲直逼网路上的“尬演社”之类的公共账号,他对小姑娘眼泪汪汪的际遇离合有些轻飘飘地看不上。他自己的情事,却好像是收在多宝格最顶层的胆瓶,家政清洁的时候偷懒不檫,他经意或是不经意地撞到架阁,胆瓶上的积灰扑簌簌地飞人满脸,人体则不断通过打喷嚏表达尘埃入肺的不适,打多了涕泗交流也是难免的。

 

电视剧bgm切换,钢琴上砸下一串流丽的音符,嘶哑的男声带着一点恳求、一点希冀:“不如我们重新来过。”

 

陶轩握筷的手猛地一顿。

 

他抬起头来,隔着小小的柜台,叶修正站在他面前,自上而下地看着他,惠顾的客人对待休息吃饭的店员,报以一种“理解理解”的耐心。天气越来越热了,叶修手臂上搭着藏蓝的西装外套,衬衫洇了点春夏之交的薄汗贴身更紧,正午刺目的阳光自叶修身周穿进店面里,放胆瓶的多宝格又开始摇晃起来,每天每天。

 

是的,也不知道是奶茶太好喝,还是有医生建议要增肥,近来叶修每天都过来买一杯带走,三不五时打包两间办公室的下午茶,同事关系好像比在兴欣的时候还融洽。

 

陶轩立马把盒饭推到一边:“您好,看看要喝什么。”小林的耳朵尖动了动,但是没转头,女孩子读空气本事是天授的,他和叶修却还要揣着怀着什么,扮演流于点头眼熟的店员与顾客,简直是谁演技菜谁尴尬。

 

“嗯……”叶修的视线扎过他去扫了眼菜单:“雪山蓝莓吧。”

 

“……”陶轩发现叶修点单的规律,按着菜单上四行八列的次序喝的。今天已经是第五列打头了。男人洗了洗手:“请稍等。”

 

些许时候陶轩认为自己应该麻木了,他等着爱人每日对他生活的短暂临幸,同时舌根底下压着满肚子要问不能问的话,缀日成月,以月系年。但是没有,只要他的小鬼站到他的面前,相隔尺寸的距离,挂着散淡而疏离的笑容,目光或紧或松地跟随操作台上作业的自己,陶轩的心脏和脑子就不能不同时开动起来,生理心理反应互相踢着皮球,流星赶月,眼花缭乱之际晕头转向。

 

“哗啦”,陶轩往最大规格的杯里加了厚厚一层蓝莓果脯,他的老板忍耐般地抠了一下指甲,陶轩余光扫到柜台外面的那个人,叶修的肩膀好像极其轻微地抖了抖,但是只在一瞬间,小鬼迅速翻出了香烟来叼上,忍俊不禁只在陶轩走眼的错觉中。

 

其实……其实叶修并不喜欢喝奶茶?再有三列,叶修就将喝完这间奶茶店提供的全部品类,所有的新鲜与未知,都成为了尝试过后的不过尔尔,他的小鬼还会愿意重头再来吗?从第一行第一列的茉香奶盖开始,绵密的泡沫在蜜黄的茶面上晃晃悠悠,周而复始,从唯一而恒定的圆心里,绕出繁茂大树的圈圈年轮。

 

陶轩递出封口装好的饮品,神色有点惘然:“今天要给同事带吗?”

 

叶修怔了怔,片刻后轻轻笑了笑:“不,今天不用。”

 

“哦。”老男人低声应了一句,而叶修转身就要走。陶轩垂下眼睛,看叶修西裤上的晓畅线条,在这个踏离他视线所及的动作里,春水涟漪般发折发皱。而行道国槐的浓荫密绿之间,不肯就死的落叶号叫着砸出满地陨石坑,轰隆轰隆震耳欲聋。人类纤弱却不得不高负荷工作的神经,因此绞紧琴弦发出嘈杂的“铮铮”声,整个时空掉入不期然的喧闹与寂静中。身陷爱与囹圄的人啊,那一刻陶轩的世界与整个人类大陆断裂,“咔哒”一声漂入荒茫大海。

 

一个平平无奇的午后,年近四十岁的老男人在前后无着的大海上,说他有满腔孤勇,依靠无比丰富、无比卖力的肢体语言。

 

国产电视剧的剧情向前发展,陶轩突然冲出店面,带动小范围的空气内暖寒流交汇,小林震愕地抬起头。年久失修的多宝格突然哀鸣起来,一瞬间轰然倒塌,而陶轩扑身过去,不顾一切抓住他的小小的、无比莹润的胆瓶。

 

陶轩自后头用力抱住叶修,激发出的力量是那样惊人,以致于当下的、往后的叶修绝不可能摆脱他。时间拖长为一帧一帧,普通景致里世人与爱人各自层析,男人怀抱里的躯体陌生而熟稔。但是当发涩的汗水味、淡淡的烟草味,在陶轩剧烈起伏的呼吸中,被贪婪地索进肺腔,老男人恍然将此来三个月、往前十年通通截取另置,他站在杭州的网吧前,抱住一个顾盼张望、满脸新奇的小鬼,两处时光飞针走线地对接起来。

 

他可能是听多了白烂的电视剧台词,又或者是连日来睡眠不足精神恍惚,终于在毫无进展、千篇一律的默片日子里,陶轩安静地发起了疯,疯子当然说不清,自己抱住这个人不让走,这其中是有怎样的具体诉求,是要确认过往,还是要问询将来?又或者只在当下,温热躯体撞到一起,在黏稠滞重的空气里头不断冒出汗液,湿淋淋、热腾腾,这是年轻的爱应有的模样。即使男人早已挨不上青年的边,即使荣耀里峥嵘十年的叶修迈进奔三的节段,但激烈的情爱青春永驻。

 

有一瞬间叶修挺了挺脊背,片刻后又回复为平日塌软的模样,他由着陶轩抱住他、裹起来,老男人用力喘气,呼得后颈上湿漉漉的一层。

 

“……你不要我了吗?”


tbc

评论(1)

热度(7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