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小鱼

【唐昊中心/孙哲平中心】我的一个狂剑干爹13

ukw相关产出整理

 @林嗎啡 吃熊猫


本章继续进行豢养大熊猫妄想!鉴于昊昊要生日了,今晚让他玩玩熊猫玩玩花…………


13

 

唐昊浑身剧颤不已,夜风挟那两字刮过他耳畔,他却恍若未闻,身口意周身机关通通成了摆设。月色那样好,清晖浸润老树皮的褶皱,天大地大尽览无疑。他提着的兔子“砰”一声脱手落地,而唐昊却好像只能由着神谕的指引,踉跄而浑噩地朝那只对他伸出的手走过去。

 

水珠顺着孙哲平垂着的指尖落下来,滴答滴答有如长长更漏,催他命,留他魂,将此时此刻拉得又细又长,廿年后虔默祝祷,尽皆奉为当时此刻。

 

“哗啦”一声,唐昊激灵灵抖得像狗打喷嚏,凉水扑面而来,唐昊晃晃脑袋才猛地醒过神——孙哲平看他木木地挨到湖边,满脸傻气简直白瞎了这副机灵长相,忍不住掬了一瓢水泼他。

 

“你——”唐昊隔着一绺湿发,眼神凶得像要咬人,“你”了一声却骂不出更多,毕竟少年人实在心虚。他瞪久了眼酸,刚一错目又听见“哗啦”水声巨响,唐昊以为孙哲平还要泼他,迅速摆出严阵以待的戒备姿态,却只见眼前人影一闪,孙哲平自水中旋身而出,劈手抓过湖边的无锋,“刷刷”几下挑得那堆衣衫纷扬四起。他唐昊连孙哲平赤裸的躯体都没看全乎,抖散的衣衫如幕布一般,只在合上拉开的白光闪动间,孙哲平已披挂好一身白衣,自半空中从从容容地落地。

 

这种种变化快不过一息,等孙哲平又凌空掠起,纵轻功向湖对岸箭一般地投过去,他适才破湖而出带起的水浪,才堪堪溅上唐昊的衣衫。

 

唐昊被浇了这拢共两趟,又看了孙哲平一息穿衣表演,湿淋淋一身正自懵然。孙哲平有一出是一出的,简直能把三天的戏搁一天唱完,唐昊眼前都快看出重影了。直到湖对岸传来兽类嗷嗷的叫声,听起来还很高兴,唐昊才像个提线木偶似的极不自然地转转头。

 

啊?那是什么?唐昊张了张嘴,只依稀看对面有个圆滚滚的东西,闪电似的蹿进孙哲平怀里,孙哲平手臂一舒,将那胖成球的玩意儿搂进怀中,只留了个白乎乎的浑圆屁股向着唐昊的方向。那……那是什么?在唐昊死命揉眼之际,那玩意儿已抖抖黑耳朵,向孙哲平连撒了几个毛乎乎软绒绒的娇。

 

这他妈是、熊猫?!不是说这玩意儿全是祥瑞,专骗狗皇帝的吗?

 

唐昊脑子身子骨碌碌转,矮身一借力也“咻”地飞过去了,这轻功使起来跟以往相比,那简直不是一个唐昊。他落地时有些沉重,搂一起在地上打滚正欢的一人一熊猫,齐齐转过头来看他,跟被打搅了天伦之乐似的。

 

唐昊兀自不觉,跃跃欲试要上去呼噜一把熊猫的圆屁股,狠狠过过手瘾,岂料那玩意儿从孙哲平臂弯间探出头来,充满敌意地冲他龇了龇牙,转过头的时候还扬了扬它胖得没有的脖子。照这势头应该是用黑乎乎的那圈眼睛,翻了唐昊一个实在不太白的白眼。

 

我错哪儿啦!唐昊冤出血了都。眼睁睁地看着那熊猫转回头去,对着孙哲平时仍旧是那副又软又憨的模样。这他妈,这玩意儿成精了是吧?唐昊回过神来简直暴怒,上去孙哲平怀里把那熊猫一把薅出来拦腰抱着,非常蛮横地大力呼噜熊猫屁股。

 

唐昊简直不讲道理,这屁股触感好得也不讲道理,唐昊暴怒之下将熊猫搂得很紧,那小玩意儿再是怎么成精,也只能在他怀里扑腾几下短腿,冲孙哲平嗷嗷地撒娇求救。

 

孙哲平拍拍它的脑袋,温柔得一如以往拍唐昊那样,问道:“喜欢?”

 

唐昊两手都深深埋在熊猫的肚皮上,百忙之中答道:“还成吧,也不是特别喜欢。”毕竟这玩意儿刚刚鄙视过他,这会儿还在唐昊怀里卖力地蹬腿妄想落跑。

 

孙哲平弯了一下唇,了然地笑了笑,凑近唐昊身边坐下来,伸手进熊猫脖颈间最柔软的皮毛里摩挲,那小玩意儿明显更享受孙哲平抚摸的力道,哀哀地呜咽一下,埋头进孙哲平怀里乱拱。

 

“喜欢也没用。”孙哲平自那熊猫的脖颈间翻出个小小的铭牌,指尖轻捻一下,将结在上头的薄绢搓下来,那上头密密小小地写了行字,被孙哲平阅后扔进怀里。“这小东西有主的。”

 

“啊?”唐昊一怔,像被蜜蜂蛰了也似缩回手来,那小玩意儿乍脱他的毒手,从孙哲平怀里颇为艰难地翻出脑袋,疑惑地冲唐昊的方向望了望。

 

唐昊的确有些心烦,他心间就是一方远僻的土地,却偏偏好像人人都骑着高头大马而来,喊声震天地叩门,小小土地壅塞又嘈杂,捋不出一条顺遂通坦的路。上一刻孙哲平向他伸出手,下一刻不具名的野男人又找上门来,他刚以为孙哲平当真是带他来找熊猫的。也对,找的是熊猫的主人。

 

他这会儿心里正自树靶子,咻咻地打那未谋面的野男人,孩子的面孔本来就是阳春三月的天气,阴一阵晴一阵的,孙哲平还没哄孩子呢,那熊猫从孙哲平怀里又憨又拙地扑腾出来,摇摇晃晃一屁股坐唐昊怀里。

 

唐昊猝不及防,腿骨都要给这团巨大的毛球压折了,回过神来龇牙咧嘴:“哇你这小东西,刚才不是不给抱吗?”

 

这熊猫给那野男人教得灵性极了,闻言竟别别扭扭地转开头,却又往唐昊的腿间压了压屁股。唐昊给这毛球乱拱了一通,心内那点滞涩一时间也被拱飞了,野男人是野男人,岂可迁怒了熊猫?

 

送上门的屁股哪有不捏的道理,唐昊把这小玩意儿一把兜好了,指尖一下下轻戳熊猫屁股上丰郁绵弹的软肉,厚匝匝的皮毛间陷进一个个小坑,软得让唐昊释不了手,简直想转头对着幽旷的山林大喊大叫:啊!太!他!妈!可!爱!了!吧!

 

那小玩意儿眼神湿漉漉的,被唐昊轻薄得没办法,又冲唐昊直龇牙。这他妈刚才龇牙唐昊还有点委屈有点冤,这会儿这玩意都自发自愿往他怀里钻了,还冲人龇牙呢,这不是恃爱行凶变相撒娇是什么?它龇牙,唐昊也龇牙,一人一熊在地上乱滚,沾了满身带着湿润湖气的草叶子,孙哲平屡次居中调停:“唐昊!你这么大人了,怎么还欺负熊猫!”

 

那小玩意儿有孙哲平撑腰,轻轻给了唐昊一爪子,礼尚往来唐昊也给了他软绵绵的一拳,一大一小两只揍来揍去。唐昊玩得头发狗一样的蓬乱,未长开的面孔上,是十成十孩子样的兴奋,恬不知耻地振振有词:“你不说我还小吗!”

 

孙哲平笑起来,笑得块垒全无,眉眼弯弯,月影水光在他眼角边积了小小一洼,明净的温柔在里头晃着漾着,溅出来几点,全沾在唐昊通红的面上,丝丝缕缕地沁出凉意。唐昊给这畅怀的笑眼一撞,心跳都好像停了片刻。

 

“哎哟——”趴他怀里的小玩意儿,又是抬爪给他轻轻来了一下,唐昊闪烁几下转开目光,又迅速投入了一人一熊猫幼稚无比的弱鸡斗殴中。一人一熊猫加起来年龄超不过十岁,孙哲平大点能有十一岁了,朗照了整晚的明月都看不下去,一撇嘴猫进云后头去了。

 

唐昊在濛濛的光亮里头气喘吁吁,也不知道是玩累的,还是兜着怀里这个死沉的小玩意儿兜得没劲了。他索性挨着湖畔就地一瘫,又被扑过来往他肚皮上用力一坐的熊猫压得一声惨嚎,五脏六腑都快压得吐出来了。

 

孙哲平笑得捶地,一点也不同情他:“叫你刚才逮着它屁股摸,这小东西记仇着呢。”

 

这熊猫毕竟有主,本是其主遣来给孙哲平送信的,同他俩混闹了一遭也该回去了。孙哲平一看那小玩意儿骨碌碌从唐昊怀里爬下来,四足落地顾盼两下,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。孙哲平轻笑一下,拍拍它胖得重重叠叠的脖子:“回去吧,跟他说不必挂心我。”

 

唐昊意犹未尽,有些怅然地嘟囔:“啊,这就回去了。”

 

那小玩意儿在孙哲平掌心贴着脸蹭了几下,极是驯顺又极是不舍的样子。孙哲平垂下眼睛,颇有些追忆的感叹:“那时候你就那么点大,一掌就能托起来,现在啊,托不动啰。”

 

这熊猫再沉能有无锋沉?一掌托不起的无非是滞重的世事。孙哲平轻轻出口气,那小玩意儿耳朵尖又抖了抖,也不知道能不能听懂。

 

“去吧。”

 

唐昊拧过头看去,那熊猫对上他的眼神,又是神气活现的嫌弃与鄙夷。唐昊咬牙切齿,又舍不得和这家伙说“滚蛋”,只好怒气冲冲地和它大眼瞪小眼一会儿。这熊猫虽胖墩墩的,敏捷却不输那些纤瘦灵动的梅花鹿,临跃进浓密丛林前,还一步三回头地望望他们。

 

草叶子被压倒的“窸窣”声响起来,低矮灌木无风摇动几下,再一放眼,那圆咕隆咚的小东西已经不见了。


tbc

评论(15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