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小鱼

【唐昊中心/孙哲平中心】我的一个狂剑干爹07

ukw相关产出整理

 @林嗎啡 请出就饭【

呃……天天这种表现,大概觉得自己是孩子小姨【


07

 

“唐昊,你近来是不是胖了?”孙哲平停下筷子,冷不丁问一句。

 

苦夏溽热的屋子里,来来去去闷死人的风一时为之停滞,唐昊听了悚然一惊。烧肘子足斤足两,自弹牙的皮、一咬满口汁的脂腴,再至煨得酥烂的肉,发赤酱色深沁纹理。半大小鬼顿顿饭都跟饿死鬼似的,那食盒盖子一掀,唐昊劈手过去捧起就要饕餮一番,乍得孙哲平此问,唐昊双手僵在半空,进不是退不是,稠黏酱汁沾了满手。

 

自打黄少天跟这儿住下来,见天儿领唐昊去这吃那吃的。他二人口味荤素不忌,牙口好得又赛驴,这头刚吃完冷元子,那头卖杏片蜜饯的又出摊了,一大一小溜达着就吃了满肚子零嘴,就这还丝毫耽误不上饭点那餐。

 

“我……”孙哲平当头棒喝,唐昊惊得都说不出句利索话了。黄少天登时就不乐意了,把筷子往碗边重重一搁:“孩子吃点怎么了?老孙,看这孩子给你养得瘦骨嶙峋的,骨头硌得能杀死个人。这不我刚给喂得有点人样吗?吃着饭呢,就你生了张嘴光说话不吃饭的?”

 

“得得得,说不过你。”孙哲平又端详一下唐昊,这小鬼近来是蹿了点个子,脸上也长出了点肉来,看着莹润了不少。只不过一龇牙,还是那副要咬人的狼狗样。

 

唐昊垂下头,默不作声把手里那块肘子搁孙哲平碗里了,筷子转悠一下,往下便只落青菜豆腐上头了。黄少天吃了几口,想想又气不打一处来:孙哲平这也是养孩子?堂堂昔日第一狂剑,却半点剑招不教,饭也不给孩子喂饱。张佳乐捡到的这副好苗子,孙哲平就这么给糟蹋了?

 

黄少天饭没吃多少,倒是给孙哲平气饱了,他自己不吃,孙哲平也甭想吃了。孙哲平往哪儿夹,黄少天便出筷如出剑,指如疾风,筷如闪电,次次横杠在孙哲平的筷尖前。孙哲平莫名其妙,满脸无辜:“不是你让我闭嘴吃饭的吗?”

 

“吃什么吃,你不许吃。”黄少天眼睛瞪得像小老虎,略略翻转手腕,就操着两根竹筷跟孙哲平过了几招。杯盘碗盏间但凡有间隙,就成了他二人的演武场,剑招,不,筷招虎虎生风。孙哲平一招探囊取物,直取唐昊面前的银杏烩虾仁,黄少天紧随而至,竹筷自半空中鹰隼似扑击直下。唐昊只咯噔咯噔将青菜豆腐嚼得像软骨,心说这俩才是十四岁吧?

 

这顿饭,不,这顿打一直到更夫出来敲锣敲梆子了,二人才各自鸣金收筷,桌上荤的腥的早凉透了,泛出点腻人的油味。


唐昊拾掇好碗筷,转脸就看孙哲平正搂着那把无锋出神,他冲天一个白眼不知翻给谁,只觉得胸口像吸进了柳絮那般闷。这时节,嫩柳条都变老发黄了,哪还来得柳絮?孙哲平必定又在想那什么山庄的大少爷,喝酒烧屋子退亲,流水似的做了一套,那真是个话本里走出的痴情种。


唐昊在屋内走动迈步迈得砰砰响,孙哲平却一次也没转过身来,唐昊索性跑院中练他的内劲功夫去了。他一回身,却见黄少天怀抱着冰雨,正倚着老樟树瞧他。

 

唐昊虽说根骨绝佳进境如神,到底时日尚浅根基未稳,周身经脉未得全通,黄少天却早已是江湖独步的高手了。唐昊若在他面前使什么内劲功夫,不免像关公门前耍大刀,便没什么好气地问道:“看什么看?”

 

黄少天也不生气,反而笑嘻嘻地问道:“唐昊,你看我使剑的时候眼睛都不带转一下的,这心里头想必觉得我这身武功厉害得很?”

 

唐昊心说,能有此一问,你这脸皮远比你这剑厉害多了。冰雨被黄少天把玩似的抽出鞘来,霜月般清寒的剑光之下,黄少天唇边那抹笑就像沾染了夜里的露,没来由地带点凉意。唐昊不情不愿咕哝一声:“是,你厉害。”

 

黄少天打蛇随棍上:“既然觉得厉害,那你跟着我学剑可好?”

 

唐昊眼睛骨碌碌转了转,心思也自转动了起来。黄少天站在满院的清辉中,袍角暗绣的剑纹在月光底下影影绰绰,黄少天闭上嘴的时候像个小神仙,而他唐昊被衬得就像脚底的泥。他若有黄少天这身武功,必定能得护孙哲平周全。眼下孙哲平虽看着还堪与黄少天一战,平日里唐昊若惹来什么混混毛贼上门踢馆,孙哲平也能把他们揍回妈肚子里去。但往后,往后可就难说了。

 

“我……”唐昊正要开口,黄少天又道:“你跟着我回蓝雨去,正经学点剑招再把内劲夯实了,不出三两年也能拎着剑到名剑大会去露脸了。”

 

乍听要离开孙哲平,到蓝雨去,唐昊答得嘎嘣脆:“我不去!”

 

他骤一抬头,孙哲平逆着光站在门边,背上负着大巧若拙的无锋,唐昊虽已只比他矮半个头,却好端端生出些匍匐仰视之感,人在山脚望山巅,在山腰处却望远处群山上的松柏。孙哲平淡淡地问:“唐昊,你想学剑吗?”

 

唐昊只循着答道:“想。”

 

孙哲平点点头,又问:“你想学剑,是喜欢来日为强者为高手,秉利剑睥睨江湖,还是喜欢握在手中那柄剑?”

 

唐昊犹自懵懂,问道:“这两件事有分别吗?”

 

孙哲平也不答,躬身去捡根枯枝在手,无锋自在匣中鸣振。孙哲平只以枝为剑,对着盈月与夜风高高扬起,重剑之下天倾西北,观者心神震悚,临了收势一着,却如世尊说法迦叶破颜。是枯枝也好,是无锋也罢,兵刃如在手中如在意中,行乎当行,止乎当止。

 

唐昊看得手心沁出黏腻的汗来,孙哲平随意抛下枯枝,笑中颇有些悯叹的意味:“若要为当世强者,原不在学哪种兵刃。你今日见他使剑厉害,便心向往之。来日,若见有人持一把伞便可平步江湖,你又要跟着他学伞去了?”

 

唐昊若有所思,黄少天却猛然回神,有些咬牙切齿:“孙哲平,你就是想把他锁在这个穷山僻壤,永远都留在你的身边。”

 

唐昊一怔,孙哲平原来是这样打算的?他心里一时如咬碎了块芝麻糖,淡淡甜味慢慢逸散开来。孙哲平摇摇头:“我要让他自己选,选一样他这一生足可以倚赖的兵刃。”

 

唐昊愣愣地望着孙哲平,他自被孙哲平捡到以来,只想着往后二人都在一处,等他再大一些,等……等孙哲平老一些,那就倚赖他。但是孙哲平说,这一生,他要倚赖一把兵刃,对手中所执兵刃敞怀无遗,如对一位师长、一位爱侣。

 

黄少天只觉得孙哲平说话放屁,反口驳道:“他都多大了啊?十五岁了,还有时日给他瞎选吗?”

 

孙哲平悠然道:“不急,他还小。”

 

唐昊定定地看着孙哲平:“对,我不去蓝雨。”

 

黄少天只被这一大一小气得呕血,孙哲平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窝着,年轻时的盛气都给磨秃了,脑子也跟勾芡挂糊油锅里炸过三炸似的,开口便是堵得人胸闷的歪理。偏偏这唐昊脑子也像驴踹歪了一样,对孙哲平的屁话言听计从,恨不得往脸上刺几个大字:左边书“孙哲平所言甚是”,右边书“孙哲平说得有理”。

 

黄少天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唐昊,话锋却向着孙哲平戳:“十五岁,小得很?孙哲平,你当年几岁习武,几岁成名,几岁同乐乐并肩江湖?你十五岁时,是蹲在犄角旮旯里惫懒混赖着吗?”

 

夜风吹来,老樟树飒飒有声,黄少天一通话倒水也似的,如瀑布飞落噼里啪啦打在院落中。孙哲平胸口起伏一下,拍了拍唐昊的脑袋,温声道:“他没必要活成我们。”


“我也好,乐乐也好,都没必要。”

 

“砰”,黄少天起身摔门而去。


tbc

评论(6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