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小鱼

你爱过一个孩子。是的,一个孩子。当他倒在你的门前,遍体鳞伤,沾染世间所及、本不该加诸这个年岁的鄙陋、残酷、无定。你收养他,你豢养他,你将他的伤治好。你对他真好。但那个时候,你还不知道,这个孩子,将来会重新带着遍身伤痕,自你身边启程,去另外一张床上。


他被你养得这样好,你害了他,你几乎害了他,你在他的身体上肆意涂抹你爱的色彩,皮肉间黏腻潮热的红,难以启齿又亢奋的部位的环,金属冷漠的颜色,在情爱的战栗间刺破,你对画作的这一笔自鸣得意,“以后,即便在别的男人床上,高潮的时候,你会想我。”


他想你,他爱你呀,当他叼着你的裤脚,火星正在你的指间闪烁,你停止吸烟,那个孩子扎在你身上、你面上、你瞳仁上的眼神,是那样亮……年轻的光火啊。你开始有无数借口,他是自愿的,他怀着无上崇高的爱慕,向你索求这一切。


你爱这个孩子,性爱、欣赏自己审美的那种爱,你拥着他饱满的躯体,同时视线又穿透他,同床边穿衣镜中的自己面面相觑。你爱他吗?你爱他,你轻轻地把玩他身体上的环、刺在尾椎的玫瑰,他就是你的艺术品啊!你妙手偶得的得意之作,你不可能不爱着自己,艺术家的手与慧眼。


你爱过一个孩子。

评论

热度(9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