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小鱼

地铁上随手写的一点破茧后续,很多很多年以后↓

在那间烧腊店,四处积满陈年的痕迹,墙体原本的白色难以辨认,天花顶的灯隔着厚重油垢艰难发光。这些痕迹永远都不会洗,不可能因为一次透彻的扫除就焕发新颜。它是它从前的样子,只是更老了,沾不到一点穿透锋锐的光。

她在那里切烧腊,所有的动作像身体设定好的程序,就此运行好几年。戴着墨镜的女顾客坐在角落,除此以外再无别人。墨镜下的半张脸妆容精致,她突然迷惘了瞬间,会否每个女孩子都有将口红涂到乱七八糟又俗艳的年轻年月?她猜是有的。

她就此出神很久,回神的时候女顾客还在那里,姿势一如刚才。她赶紧匆匆切完最后一点,又切进几片附赠的腊肠。让您久等了,她说。

女顾客看着托盘,手指在桌上扣了扣,尾指上的甲油有点脱落。就着那点剥蚀,好像这个女人全副武装的漠然撕裂一个细小伤口,眯起眼睛还能窥探到里头颓败的填充物。

这么多,老板娘你也坐下来吃点吧。女顾客摘下墨镜,她愣了愣,是个小有名气的流量小花。她张了张嘴:你是不是……

女顾客笑了笑:是。

评论(2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