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小鱼

【韩平】热爱发觉中(13)

@林嗎啡 要看的猛1和猛1谈恋爱

写作用bgm:《一瞬のクオリア

新年快乐!


13

 

事情本质的暴露有一个过程,就比如孙哲平向整个健身房的0暴露他并非他们的梦中情1,更过分的是,该健身房唯二俩1(或说能当1使的)还悄没声就对上眼怼上屁眼了。

 

孙哲平和韩文清的同居生活绝对模仿和谐:去撸铁?好。买这种大裤衩?好。跑个半马玩儿?好。来一炮?好。他俩还都没有那种撸铁人士吃白水煮鸡胸的惨绝人寰的习惯,不像健身房里那些0与女孩子,开着卡路里计算器吃饭……当然也没有张佳乐和黄少天那种娘们唧唧扔骰子决定吃什么的习惯。

 

这种生活非常同步、高效,而且可以划归更多时间打炮,时间宝贵分分秒秒都要珍惜,从周五晚上开始到周一早上,打到就是赚到。孙哲平和张佳乐聊天的时候,对方简直要在屏幕那头鼓掌了:“你们这是……考核kpi吗?”

 

周末下午两点半,孙哲平和韩文清已经换好衣服开始撸铁了。孙哲平依旧穿他的大T恤,看着更像要去打篮球的高中男生,和韩文清一块儿站在史密斯机对面的玻璃镜子前,简直像差了辈的。孙哲平凑到男人耳边说话,吐息比暖气更热,他喊某个在床上才喊的称呼,煽情又下流。“爸爸。”

 

韩文清挑了挑眉,往他怼多了难免酸痛的臀上一拍,孙哲平“嗷”地一声躺到哑铃凳上,开始赶人:“练你的背去。”他俩的行为举止难免过分亲密,看着不像1与1的战斗友谊,力量区里某些四海飘0眼睛瞪得脱窗,视线照射他俩身上简直跟红外线烤灯似的。孙哲平沐浴在光与热中,见怪不怪转圜自如,仰躺着看到韩文清坐在高位下拉器上,肩宽背直,背阔肌充分发力时轮廓清晰完美,令他想从后头圈住他家老男人的腰,身躯紧贴邀请立马来一炮。

 

韩文清遥遥地瞟他一眼,他则报以轻舔上唇的表演,史密斯机轻轻“咔”了一声,他练平板卧推,照理说避开了周一那种“国际练胸日”卧推,应该有种田忌赛马上驷对中驷的睿智,结果刚推了一组就见个小零走过来,站史密斯机旁有点怯生生的。

 

“?”

 

这小0长得还挺好看的,孙哲平纯以欣赏角度心平气和地点评,对方的套路简直八点档:“那个,你能不能保护我推几组大重量的?”末了眼睛还扑闪几下。

 

孙哲平笑了笑:“行啊。”把哑铃凳让给对方,还颇为绅士地帮人调整一下位置。孙哲平问对方加几片,一边寻思着把张佳乐那小身板薅过来撸撸铁——理由是撸完回家能更好地暴揍叶修?

 

要不然怎么说心意相通呢,他刚这么想着手机就开始叫,是张佳乐。孙哲平一边接起来,秉持对人负责到底的态度,他对韩文清招招手:“老韩,过来,保护他做几组大重量卧推。”

 

他转身的时候,眼睁睁看着小0的表情瞬间变得十分惊恐,韩文清有这么凶吗,孙哲平花了0.3秒钟回想一番,嗯,床上确实很凶。

 

张佳乐其实没逼逼啥有理论建树的,中心思想是:“啊啊啊大孙我不想参与卷腹健身活动!”理由是他昨晚已经充分锻炼腰腹了?孙哲平嗤之以鼻:“你和叶修那种低频率运动,还能练到腰腹?”张佳乐勃然大怒:“孙哲平你咋看不起人呢?不是,谁说我是——”

 

孙哲平摸了摸鼻子,忍了没笑:“我说是了吗?”

 

等张佳乐炸了一通收线,孙哲平晃荡回力量区,还没进门就给这种整齐划一堪比军事基地的画风震慑了。韩文清语气威严:“手肘平直,挺胸收背!别塌着腰!起!”

 

哑铃凳上那位小0,咬着小白牙委委屈屈朝孙哲平投来一眼,又被韩文清厉声呵斥一声:“把注意力放在肱三发力上!”

 

整个力量区洋溢着一种军训的氛围,韩文清吼了一声,所有小0都下意识地哆嗦一下,原本塌着腰划船的,硬拉有点弓着背的,负重深蹲幅度不够的,全都抖擞精神,动作一时间无比标准,无比整齐,跟有领导要来阅兵似的。

 

“组间休息,站起来活动一下!”所有瘫在垫子上的小0又骨碌一声爬起来,支棱着酸疼的胸腰腿腹,老老实实执行韩教官的军令。……不是,他就出去接了个电话,回来韩文清怎么跟组织了场整风运动似的,旨在肃清力量区里塌腰借力的不良作风?真是非常又红又专。

 

他走到史密斯机下拍了拍韩文清:“老韩,军训呢?”

 

一群小0望穿秋水,飘飘摇摇向他投来某种求助的、哀怨的目光,在看到韩文清疑似对孙哲平露了个笑,绷紧的面部线条直接软化三百个点,一瞬间下巴垮塌了,拍去做表情包没有比这更合适的。一群小0迅速用眼神交谈起来了,呱唧呱唧,叽叽喳喳,空气中交织的眼神仿佛镭射光线,每一条都写满了“不!我不信!”……

 

孙哲平虽则没有学过0语言,毕竟也敏锐地探测到这种古怪的气氛,不是那种“明珠暗投”的惋惜眼神,就是那种“悔教夫婿觅封侯”的失落表情,百味陈杂,力量区一时间荣膺人间观察的首选场所。小0们四舍五入就是女孩子,最爱遵循有罪推定原则,等孙哲平众目睽睽之下,耳鬓厮磨贴过去和韩文清说了句什么,基本上就盖棺定论了。

 

所有0都大型崩溃了,立足于0多1少的现实,他们已经认命了。但是!难得他们健身房来了个梦中情1,从头到脚须尾俱全的1,关键还不凶。这他妈吃不到嘴也就算了,有朝一日居然和他们成了姐妹?!什么世道!猛1和他们抢什么生意?

 

哑铃凳上那个0,近距离体会了一把雨心碎风流泪,最后手足并用地爬起来,无比艰难地给他俩道了个谢:“……谢谢啊,我这就练完了。”韩文清目光如电:“你还有两组。”小0趔趄一下,差点没前仆着跪下来,孙哲平赶紧在韩文清背上打了一下:“管别人干嘛?”

 

小0跑远的时候身体都是僵硬的,跟刚才跑过来套路孙哲平时扭腰摆胯简直判若两人,瞬间从良了似的。孙哲平看看那位规规矩矩的步伐,看看哑铃架前表情抽搐的0们,再端详了一番他家老男人,“你太凶了。”

 

从此以后,孙哲平进力量区,原先风情万种的、顾盼生辉的、含羞带俏的,在他面前凹出高难度造型展示圆翘的屁股的0,通通没了,取而代之的是如出一辙的满脸心如死灰、“我的妈我好心塞”。孙哲平目不斜视地迈过这些复杂的视线,站龙门架前和韩文清你一组我一组,真是欺人太甚!

 

下周的某个工作日晚上,孙哲平例行和张佳乐约饭,艺术系女大学生张佳乐刚从外头采风回来,他寻思着接驾的排面,怎么也得是食堂三楼小炒以上的水平吧。但他一下楼,叶总那辆大红罗密欧阿尔法不太规矩地停在宿舍楼门口,结伴路过的学生难免交头接耳,交换一番新近流传的知音体故事。

 

孙哲平有点纳闷,他俩小两口吃饭捎上他干嘛?这种功率的照明,对环境不太友好吧。张佳乐还在嘀嘀咕咕地刷手机,对着餐厅公众号那些“四千年一遇的炉端烧”、“好吃到让人流泪的肋眼牛排”、“绝对良心的豚骨拉面”这种宛若一条流水线生产的文案措辞嗤之以鼻。叶修笑了笑:“上回那家文案‘美食与你不想辜负’的老火汤,你还不是把碗都舔了?”

 

“卧槽叶修你自己没吃吗?不是你非要把最后一碗盛给我的吗?”张佳乐奋起搏击,顺便挑了家评价很好的川菜。叶总和他的小娇妻简直酒池肉林,丝毫不考虑往养生朋克的方向发展。

 

叶修坐下来就瘫在椅子上,点完菜后摸了摸口袋:“哎,我这手机呢?乐乐去车上帮我找找。”

 

张佳乐翻了个白眼:“懒死你得了。”

 

来了。桌上就剩下叶修和他两个人,对方有什么正题也该进入了。孙哲平倒了柠檬水在喝,结果叶修冷不丁来了一句“你和老韩有没有什么问题”,他差点没喷对面一脸。

 

“哈?”孙哲平赶紧把柠檬水咽下去:“我和他挺同频啊,裤衩都穿一个码的。”

 

“……我不是说这个。”

 

孙哲平乐了:“难不成叶总你还要八卦我俩床事啊。”

 

叶修的表情难得正经,倒不像是开玩笑吹水的氛围。对方的食指在餐桌上漫不经心地敲了两下,想了想才说:“老韩这人吧,和他玩玩还可以。”

 

“别真栽进去了。”


-tbc-

评论(9)

热度(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