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小鱼

*真人假事,无意义选段


关于回不回国这件事,P花了半年时间考虑,对分手的考量,则附加进整个思维过程中。不分手还能怎样?男友是渥太华本地人,几年来处着还行。P爱自己在家做点曲奇戚风之类的,左邻右舍送不完,只好男友全部吃掉。平时和网路上朋友提及,也都是称“某人”、“我家那位”。

 

没有那种波澜壮阔的爱,当然也没有不合拍,某天早晨他突然就提起来,说要回国。热刀切进黄油,滑腻无阻,男友问:这次回去多久?他想了想,说:就,回去吧。餐桌上没人讲话,这件事就这么定了。他开始处理各种手续,睡觉的时候照旧和男友抱在一起,该干嘛还是干嘛。

 

他和K很久没聊,大概有三年的时间。他俩当年都是小网红,网路上一起玩的那圈人都是,偶尔还会有些长情的粉丝,掰着手指数:几年几个月没有互动啦。三年零八个月吧,他在心里纠正某个粉丝。哦,他和K的CP粉。

 

和K炒CP这件事情——哦,不能说炒,几年前他隔着13小时的时差,也会隔三差五没事就挂进K的YY玩。他反思了一下,他俩三年前这么闲吗?K三年以前是朝九晚五上班族,三年后还是。

 

唯一的变化是K搞了个网络社团,有男有女一群人随便唱唱歌。K的粉丝喜闻乐见,反正K唱歌好听,反正有男的就能搞CP。P某天进那个YY,一群人都是黄澄澄的,他混迹里头有点泯然众人,公屏刷得飞快。小姑娘们喜滋滋的:官方才是真大佬。

 

K在麦序上,兴致挺好地唱一首日文歌。他在那边莫名其妙派生了点自怜情绪,这也难免。以前他进来“叮”一声,K下一秒就能发现,还要拱他唱歌,用那种放软的声音,恶心点说K那种时候有点温柔。声音好听的人随便说点什么,都很像情话。何况K说的本来就是情话。

 

有些话当年出口会好一点,不过也怪K自己把告白弄得像劣质玩笑:PP最喜欢我啦。这话让人怎么接?他在K面前一贯有点炸,表现是说些fuck you之类的粗口。别人面前斯斯文文,怎么到K面前就这样?不过这也投合了K,总要弄出点能引他骂人的幺蛾子,来来回回就是那几句:K你这贱人。

 

他骂人就这么贫乏,粉丝和K都把这当成梗,来来回回玩。麦序上的人又变了变,好像进入那种free talk环节,所有人都颇具社交热情,各种梗抛来抛去,砸在一起像橙子破开,新鲜、恰到好处地让人高兴。K当然是焦点中心,话题引来引去,毛线似的缠了K一圈。简直应该织条围巾才不浪费。

 

他的手指在鼠标上摸了摸,然后退出YY。他能理解现在K不设置好友进出频道的提示音,不停的“叮叮叮”,来来回回络绎不绝,硬是把警铃般的提示都变成背景音效。

 

P去柜子把箱子翻出来,该寄的都打算寄回去。但是装了好久箱子也没满,他在心里开一张必须带回去的物件清单,最终宣告失败。他在屋子里转悠了一阵,打开微博随便配了张图:要回国了。

 

他又拾掇了一会儿,微博才稀稀落落有十几个评论。没取关他的基本都是几年前的粉丝,随便都能说出点他的情况,评论里都带着点叙旧的味道。这种感觉理应很舒服,就像睡习惯的棉被,但是P把手机抛到一边。

 

他会唱的歌挺少的,有时情绪好就唱点儿歌凑数。K是玩笑口吻:唱你的保留曲目啊。他自己跟自己哼了几句,挺傻逼的。而我也会继续地/奔驰在这长长的街/左手边是我的心/右手边没有谁。K还给他录过几遍,他挂上耳机听了听,又觉得K现在唱歌和当年有点区别。更纯熟而更富有技巧性,那是好事啊。

 

他盘腿坐在床上,环顾这间将就此告别的屋子,并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感受。K有几首歌没做过后期,他耳边有些微小的噪音,滋啦滋啦。P向后仰下来,做好了正儿八经承受回忆冲击的准备,但其结果只是在反复回想某次K说的某句话。十有八九想不起来了,他可以去向那些电脑里屯着三四年前录音的粉丝要,就为了听一遍某句话。不过太搞笑了,太娘们唧唧了。

 

手机震了一下,K回复了他的微博:欢迎回国。于是那条微博的热度噌噌噌涨上去,粉丝嗷嗷叫:天哪,KP终于又有互动了!太感动啦!他莫名其妙点开几个聊天工具看了看,和K上次对话都是好几个月以前,年月日几点几分俱全,生怕用户不能由此体会这段时间的长度。P的手指在触屏上戳了又戳,最后发了一个微博自带表情。

 

他要回国了。仅此而已。


*白头宫女在,闲坐说玄宗

评论(4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