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小鱼

【韩平】热爱发觉中(03)

 @林嗎啡 要看的猛1和猛1谈恋爱

写作用bgm:《Secret


03

 

    工作日的正午,算是个健身房的小高峰期。无论白领还是临近的学生,都赶着在紧巴的午歇时间做完本日的训练。当然……也有例外。

 

    器械区撸铁群众,今次抛杠铃的抛杠铃、丢战绳的丢战绳,临时转职吃瓜,零零女女表情兴奋、眼神晶亮,在人挨人圈出的场地中央,孙哲平正和韩文清俩俩对望。

 

    所以事情是怎么开始的?他乍进场就直面韩文清的屁股,以及因发力而坚实、分层的大腿,旁边的小零也在偷瞄,但是无人敢于上前撩骚。哦,一三五胸背腿,今天是韩文清的练腿日。他心里嘲笑这群心比胆大的小零,真是——屁股虽痒也得要命啊。

 

    但是不要命的马上就来了。他伸腿勾了个粗杠杠铃过来,韩文清转头对他点点头:“来了啊。”他躬身去给空杠加片,沉重金属磕碰着发出闷叫声。他在邀请韩文清,但是不看对方:“练练?”

 

    他又将自己置于那种目光下,他能感知对方总是想窥探他,他热烈欢迎,甚至想啪啪啪鼓掌:欢迎欢迎,热烈欢迎。韩文清练的直腿硬拉,杠加片目测380磅,他清楚这不是对方的极限,当然也不是他的。他往杠上加片的动作自带某种嚣张,“哐啷”,旁边小零和同伴咬耳朵:“400磅。”

 

    韩文清露出点笑,雄性生物难以不在这种项目上攀比,竞技的快乐多半源于此。涉及练臀的任何动作都是骚气的,他俯身握紧杠身、下盘稳当的同时,臀与背连接的平台,近乎能当个置物架用。在场众人开始起哄,“练练”硬生生成了攀比,韩文清被勾起兴趣。

 

    战线被拉得很长,他俩彼此10磅10磅地往上加,谁都不急切于分出高下,他、韩文清、观众。韩文清对他报数:“410磅。”他平视着镜面,他持续关注男人发力时明显分层的肌肉,就像肌群示意图。人群从未停止过起哄,韩文清的动作像0.5倍慢速,对方每次向前挺腰的动作都勾带出他脑内的黄色废料,于素不相识的众人前,他被按住、只能扶着哑铃架。于是人们的喧哗声在他耳中也产生特别意味。

 

    换言之,他的躯体正在高速分泌、迸射愉悦的多巴胺,他湿了。但是无所谓,人们往往于兴奋状态中愈发具有力量,韩文清不再上下打量他,眼神随处驻足盘亘,是下腹吗?他继续加片,人们开始吹捧他的420磅,轮到对方时那种雀跃大胆的支持声则放轻很多。这么可怕吗?他心想。

 

    手心热热地在发汗,他只好朝手套露出的指节上抹镁粉,韩文清在略微攥拳,黑色手套黑色衣物,的确不像好人。他们仍旧在加片,渐次向极限逼近,加到480磅的时候他左手已无法正握,男人在他起身的一刻说:“踩稳了。”

 

    杠铃“梆”地落地,男人问:“还练吗?”他笑了笑,很坦然:“你练得好。”围观群众渐次散去,零星谈论飘进他的耳中,很快又飘远。对方那种发现乐趣的眼神,似乎具有奇异的吸引力,孙哲平于余下的训练中有些晃神。直到韩文清做完今天训练,边卸手套边往更衣室走。

 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他也练完了,韩文清不在更衣室。他淋了个浴,五分钟后把毛巾拧成绳走出来。他下楼,在这个时节,糖炒板栗中的金黄秋色彻底将夏季蚕食殆尽,小贩问他要不要来点,于是他剥着板栗进了粉面店。

 

    ……进门的瞬间,他今日第二次和韩文清照面。对方抬起头,他径直过去坐在对面:“一起吧。”韩文清不置可否,服务员拿着发皱的菜单过来,对方翻了一页就推过来给他,整个点菜过程不到一分钟。于是他莫名其妙想起张佳乐的选择困难症,吃个饭要开微信和黄少天丢骰子:“六点六点,吃豚骨拉面,加六个鹌鹑蛋。”他摸了摸鼻子,没笑出来,又把板栗推过去:“来点不?”

 

    俩大男人对坐着剥板栗挺魔幻的,过路的女服务员有点不忍直视,韩文清意思意思吃了两颗,突然盯着他的左手问:“你左手受过伤?”

 

    他愣了愣:“看出来了啊?”

 

    “嗯,运动损伤给你设了限。480磅的时候,你就开始正反握杠了。”

 

    他往嘴里抛板栗,粉糯的甜味往口腔四处钻营,无孔不入,他没什么表示:“哦,以前受过伤。”

 

    韩文清没说话,服务员往他们桌上菜,汤面蒸汽浮动,他顿了顿说:“也没啥,以前省队打篮球的,受了伤就出来考大学,还能加好多特长分。我爸还挺高兴的。”店家附赠了小碟,泡菜萝卜的酸气往他鼻腔涌,他出神地笑了笑。

 

    对方问:“学什么专业?”

 

    “哲学。”

 

    “咳。”韩文清狠狠地呛了口:“……挺出人意料的。”他绷不住“噗”地笑出来,有些意难平随之消散,他们大口大口吃面,在街边小店,可以簌簌地、吸溜吸溜地吃面条,辣油在热汤上漂浮着,勺子拨开就散,但片刻后又重新相聚。他情知像这种男性不会安慰他,他从来也不需要那些。韩文清碗里片得很薄的牛肉有些诱人,他扫了一眼,而后又添了勺辣酱。对方挟了一片问他:“要不要?”

 

    他有点无语,片刻后把碗推近:“要。”

 

    礼尚往来,他也发问:“你做什么的?金融?”

 

    韩文清点了点头,他猜得很准。“噢,‘单子不上一亿,我们不做’?”

 

    “少了点,五亿吧。”

 

    他们俩同时笑出来,绷住脸说笑话太不人性化了。这男人开起玩笑居然还挺可爱的?孙哲平自暴自弃地想。

 

    一顿饭费不了多久,吃完以后他俩随便告别,“回见啊”之类的,韩文清转身回了大楼,他也临近下午上课。他沿路上回想了那段受伤回家的日子,挺黯淡无光。但是人生总要向前,一时有一时的境遇。没吃完的糖炒栗子,仍旧透过纸袋散发热度。今天也挺好的,他想。


    -tbc-

评论(2)

热度(6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