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小鱼

【羡all/全员】暗示、掉头不看和沉默

    想玩个paro,《鼠疫》paro。因为自知没有填完长篇的面相,所以和 @林嗎啡 还有 @鱼乐今天也很想读书 讨论了一下,决定先把设定、大致剧情放出,归总在“暗示、掉头不看和沉默”tag中,以便之后随机进行片段式填坑【。

 

    该背景大致生产力水平与上世纪上半叶相近,在某座小型城市中鼠疫肆虐,当局遂对此城进行交通封锁,对外联络亦基本断绝。

 

    魏婴是个滞留本城的外地记者,疫病初期他奔走各个部门,以自己非本地人为由请求离城,但遭当局拒绝。他因思念关山远隔的恋人江澄,亦屡次试图偷渡。但在他亲眼目睹疫病惨状、周遭人所为之后,主动放弃了极可能成功的偷渡机会,转而自愿加入疫病的救护工作。

 

    江澄在这个故事中,主要出场于魏婴给他写的信中。在魏婴滞留疫病城之前,他们俩的感情中屡有龃龉。他最初并不愿意理解魏婴放弃家中洋行优渥工作的行为,曾宣称“恨你是个记者”。在二人分隔两地期间,他屡次请求进入疫病之城(当局规定此城能进不能出),但遭魏婴拒绝。结局为,他乘坐疫病结束后恢复交通的第一趟列车前来此城,在二人的相拥中达到了互相理解。

 

    蓝湛是本城的年轻神甫,精研宗教教义甚深,却殊为不解疫病中人民的痛苦。魏婴初次听他的宣讲,认为“他能为那些悲剧性的人物心神颤抖,却难以理解现世中的痛苦”。魏婴怀抱好奇的心情接近他,蓝湛则冷淡回应:神职人员不需要朋友。后蓝湛亲眼目睹高热中丧生的孩子,亦投身疫病志愿工作。其余神职人员认为他的行为有损清贵,最终将他逐出神职人员行列。在鼠疫后期,染病而死,死前抓住魏婴衣袖,遗言仍旧是那句“神职人员不需要朋友”。

 

    金子轩原是本城的畅销作家,鼠疫肆虐期间,他仍在考虑某篇文章的开篇遣词。在历经了鼠疫一事后,他从讨好消费者的浮艳文风,逐渐转变为沉郁切实的风格。他终于懂得写作了。他死在疫病结束的前夕,临死前将手稿交托魏婴,要求对方在他死后将手稿付之一炬。其手稿尽显其诚实的反叛思想,后在魏婴处得到妥善保存。

 

    温宁是女医生温情的弟弟,因为罹患阿斯伯格综合征,他从来沉默寡言、躲在阁楼中避世。在魏婴与温情并肩作战期间,与他有所接触(在温情过世后,二人则有更多的相处)。在鼠疫结束的欢庆仪式上,他莫名其妙地持枪打死了无辜民众,而成为疫病后首个被处决的人。

 

    苏涉是个投机倒把的商人,疫病期间各类物资紧俏,他依靠囤积居奇,聚敛大量钱财。他对神甫蓝湛抱有复杂的情感,在得知蓝湛过世的当天,将所有积存货品尽数抛到汪洋大海中,并将自己的船烧毁。

 

    聂明玦属于军方势力,疫病期间于城外警戒看守,以防止城中的人逃跑、扩散疫病,也在必要时动用过武力。他始终想进城看看怀桑,但受制于军队规定,他只能在驻扎外围,而不能像普通民众那样入城(可进不可出)。他终于从军队逃入城的那天,怀桑已于左近日子染疫病身死。闻听魏婴告知怀桑的遗言“哥哥会来带我走的”后,他自疫病肆虐起就紧绷的心神彻底崩溃。当他背负怀桑尸体单枪匹马突破戒严线时,被军方击毙在城墙底下。

 

    女医生温情,自疫病初期就奔忙拯疴,同时不懈研究疫苗,魏婴、蓝湛都曾于她临时扩建的医院中帮忙。在鼠疫愈演愈烈、愈发难以控制的情况下,城中的人对她的态度也从尊敬转为不信任、敌视,后被精神失控的患者家属当街打死。在其身后,经她研究的疫苗投入了大量生产,最终凭此战胜了鼠疫。

 

    以上就是大概剧情和设定啦,因为懒……所以肯定不会开长篇坑的,大概会把以上提及的片段写写,比如小蓝蓝的死、苏涉哥哥烧船、老聂单枪匹马闯戒严线、羡澄久别重逢等,部分情节通过魏婴写给江澄的信呈现。由于内容散碎难以归进产出整理那篇lo文中,决定全部归总tag“暗示、掉头不看和沉默”。嘛,有兴趣可以蹲一蹲,主要是写给自己和亲友爽的。

评论(23)

热度(15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