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小鱼

【梦间集全员】我们这是替天行道(四)

前文走:(一) (二) (三)

*和 @林嗎啡 晨起讲的段子

*现代paro,全员向,含倚屠不喜勿扰

*不是任何一个角色的黑,仅为剧情需要,扯三观扯zzzq的勿扰

 

    金铃索他们大三的时候,学校弄了一批交换生来装点门面,品种还挺齐全的,各种国家的都有。小碧池们对打国际交友炮的热情还是比较高的,不久圣火令步倚天后尘成为了十里八乡的新晋梦中情1。

 

    紫薇对此表示:“不错啊,最佳新人啊。”

 

    不过金铃索对此比较有意见!他意见大了!他一直喜欢暗中观察……据他暗中观察的结论,他觉得圣火令这人不行。最主要的是,他觉得圣火令这人套路太多了,亏他刚开始还觉得这人有爱心,其实都是卖人设!

 

    那段时间金铃索在宿舍楼后头发现了一窝小奶猫,特别特别奶,金铃索简直愿意倾家荡产买吃的博它们一喵。他原本打算把它们拿个箱子装回宿舍的,但是紫薇拧着他的脸表示:“金铃索!我忍你一只就够了,你还想弄几只回来啊?”迫于紫薇的积威,他只好每天定时定点下楼投喂。他有一回饭点的时候过去,那里已经蹲了个人。一抬头,哟,是最佳新人。

 

    圣火令对一窝奶猫上下其手,奶猫的萌化攻击,圣火令那种西方人刚硬的脸型轮廓都为之软化了。圣火令乐颠颠地勾着唇看奶猫,金铃索觉得肤色、种族、国籍的差距被无形的缩短了。因为这一刻!他们都是卑微的铲屎官!

 

    出于这种国际主义大橘(猫)观,金铃索十万年难遇地主动打招呼,主要就是没话找话:“你也喜欢这些猫吗?”

 

    圣火令看着他们的宿舍大门:“喜欢啊,我想搂着这些小花猫睡——”他话还没说完,金铃索只觉得眼前红光一闪,圣火令脚下生风迅速移到宿舍大门口,大声招呼:“哟!屠龙小弟!”

 

    屠龙气壮山河声如洪钟:“滚!别这样喊老子!出去练练啊!”

 

    金铃索心想:你是想搂着(小?)屠龙睡觉吧。呸,套路太多了,假装撸猫装偶遇。他首先唾弃了一番圣火令的虚假,然后又一次彻底崩溃了。为什么是个1就得喜欢屠龙啊?他们都什么审美啊?白花花的大腿,水00的0,这么多香喷喷的、争奇斗艳的0留不住他们?他真的觉得他的强攻弱受文包、温柔攻美人受文包什么的,童话里都是骗人的。他回宿舍的时候想爬紫薇床上咬耳朵吐槽,紫薇表示:“金铃索!你一身猫味别来爬我床!”

 

    金铃索的吐槽欲遭到了打击,顺便更迁怒了一把圣火令。他觉得圣火令这个人啊,套路真的是层出不穷密不透风的。比如圣火令光荣地成为了搏击俱乐部的一员,据目击群众表示两人那是非常不要脸,以打拳之名行搂搂抱抱之实。这是据悉啊!金铃索当然没有亲眼见证过,他只是脑补了一下,想像两个人一样鼓囊的胸肌“啪啪啪”地激烈相撞,汗水满天飞的场景……金铃索可怜巴巴地看着躺床刷手机的紫薇:“我有句槽要和你吐……我今天没有撸猫。”

 

    紫薇嫌弃地上下打量他:“讲。”

 

    终于有一天,金铃索忍不住了。那一天圣火令和屠龙累计切磋了1300次,随后两人去龙门荒漠光圈点偷人头,一刀一个小朋友。金铃索终于私敲了倚天:“那个……你觉不觉得,圣火令好像对你家屠龙挺有兴趣的?”

 

    倚天:“我对我家屠龙也挺有兴趣啊。”

 

    金铃索:“……那个,我是说如果啊,如果圣火令对你家屠龙有那方面意思,你要不要……”

 

    倚天:“没事啊,圣火令是不是,我刚把他睡了。”

 

    金铃索飞快下线了QQ,天哪这是什么不断反转的狗血剧情啊,说好的圣火令是最佳新1呢?倚天已经把方圆十里的0都约过一遍吗?现在约无可约开始找1发展业务了?其实倚天才是同性恋中的同性恋吧?11同性恋。不对,金铃索迅速纠正自己,圣火令是个0!是个0!

 

    这真是个让人绝望的二进制世界。金铃索转头对床上的紫薇摇尾乞怜:“我,槽,猫,没。”

 

    紫薇:“准奏。”

 

    有段时间学校为了增进学生感情,办了个大型酒会。当然由于人太多了,分了好几个会场,紫薇和金铃索事先拿了名单看,发现他们这个会场吧……比较不一般。这个会场除了他们,还有一些诸如真武齐眉之类的人……哦,还有圣火令。

 

    这些人的共同点主要有俩:0,被倚天睡过。

 

    屠龙浑然不觉,屠龙觉得联谊很烦啊,屠龙正在大声吆喝:“赶紧赶紧进团了云湖十连刷奶妈别来了严重溢出了啊!再来个苍云好好好藏剑也行我排了!”

 

    紫薇看着名单上一众倚天的翅膀,再看看穿着人字拖大背心翘二郎腿打游戏的屠龙,满脸的恨铁不成钢啊。他指挥金铃索:“金铃去把他电源线拔了。”

 

    金铃索一脸纯然无害地拔了屠龙的电源线,这个工作分配给金铃索是有道理的,毕竟屠龙对着小白兔一样的金铃索肯定挥不下拳。

 

    就在那天下午,紫薇和金铃索使劲浑身解数,一唱一和,给屠龙讲遍了良好的衣品是对他人的尊重这种人生大道理。但是屠龙油盐不进:“我这背心好穿啊!”

 

    紫薇脸上黑意盎然,深深地吸了口气:“那行我把55退了,你再找个能打雕像的dps。”

 

    屠龙满脸的“我做错什么”,拉住紫薇移动鼠标的手:“紫薇你什么意思?还是不是兄弟了?”

 

    紫薇其实很想说“不是”,但是他残存了一点最后的温柔:“去买衣服,我退55,你选一个。”

 

    屠龙权衡了一下,飞快地对紫薇妥协了。沿路目击证0的下巴都垮塌了,根本很难理解他们仨怎么做到一起逛商场的。实际上也确实没做到,屠龙是被紫薇和金铃索一左一右押进商场的,严防死堵屠龙跑路。

 

    进了商场以后紫薇坐镇中军,指挥金铃索把各种衣服配饰堆成小山,从头到脚的行头,连袜子都不参考屠龙的个人意见。当然他也顺便嫌弃金铃索的意见:“你这种女子高中生的审美。”

 

    屠龙百无聊赖地看着他俩忙忙碌碌,看金铃索被紫薇支使来支使去,瘦骨伶仃的小腿跑得更细了一圈。屠龙完全不能理解他俩:“买什么衣服啊,我那两件轮换着穿习惯了!”

 

    紫薇真的很心累,对着不开窍的屠龙,他比异性恋还要先一步有了育儿经验:“外头那帮贱货,一个赛一个妖艳,你就不怕你兄弟真和人跑了?”

 

    屠龙特别自信,特别有底气:“不怕啊。”

 

    紫薇和金铃索满脸求知欲:“为什么?”

 

    屠龙这会儿说话一套一套的,反正紫薇和金铃索只有闭嘴惊艳的份儿了。“就那天啊,就那个学弟给我情书那天晚上。我问他,‘你是不是想当我马子’?”

 

    “这小子娘们唧唧的,特忧郁地和我说‘原来你没把我当你马子啊’。我心想,这不行啊,我这样做人不太地道啊。我都把人家睡了,真男人得负责是不是?”

 

    紫薇和金铃索机械地点点头:“是是是,你说的对,你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

    在紫薇和金铃索惨不忍睹的表情里,屠龙得出了最终结论:“所以他现在是我马子了,我之前没把他当马子,他才跑去水性杨花的,这我哪儿能怪他呢?”

 

    金铃索一脸懵逼地扯了扯紫薇的袖子:“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古早的梗?”

 

    紫薇:“你说。”

 

    金铃索:“‘你这个不守妇道的男人’!”

 

    总之紫薇和金铃索面面相觑,总觉得有哪里不对。然而更刷新三观的事情出现了,他俩眼睁睁地看着,屠龙的脸竟然奇异地红了一下,当然只是一下。屠龙特别实诚地表示:“而且……而且倚天那张脸啊,比妹儿还漂亮,我看我不亏。”

 

    紫薇硬生生把那句吐槽咽进肚子里了:“是,你不亏,你给人家操(低俗)屁眼儿。”


    -tbc-

评论(17)

热度(207)